扫雪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扫雪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旧案钩沉震动清廷的抚宁十二死灭门大案-【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09:10:53 阅读: 来源:扫雪板厂家

2017-05-14风云出品【旧案钩沉】惊天地泣鬼神——抚宁奇女子上诉三年昭雪十二死灭门大案提起清末民初发生在冀东地区的大案奇案,滦县杨三姐告状为被亲夫谋害致死的姐姐昭雪的故事可谓家喻户晓。其实,在杨案之前十七年,清光绪廿七年即公元1901年,抚宁县曾发生过一起12人死难的灭门大案,被害人家的儿媳李马氏孤身上告伸冤,历时3年多的时间,官司从县打到府,从府打到省,又从省打到京城,牵涉到的官员从知县、知府一直到那桐和袁世凯这样的朝廷一品大员,甚至惊动了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光绪三十年即公元1904年,李马氏胜诉,命案的策划者和制造者,曾任过知县的举人王维勤按清律被处极刑,成为中国历史上接受凌迟之刑的最后一人……这起灭门案案情之骇人听闻、诉讼经历之曲折艰辛,都远胜过杨三姐告状案,而马家姑娘的壮举更可谓惊天地泣鬼神。2009年《燕赵都市报》的《燕赵风物》专栏记者曾对此事进行了深度挖掘报道,让这起尘封了一百多年的惊天大案重新走进了人们的视线。(命案发生在116年前的抚宁洋河岸边)①结怨清光绪年间,抚宁县城北25里周各庄(1960年兴建洋河水库,周各庄村民外迁,一部分迁到村子旧址之西,形成现在距县城30多里的西周各庄;一部分迁村子旧址之东,形成现在距县城近30里的东周各庄)有一户姓李的大户人家,当家的叫李际昌,膝下大儿子李超,二儿子李芝。

李芝娶的是住在县城西北38里的麻官营(现在叫麻姑营)的马家姑娘。马家姑娘嫁到李家时还不到20岁,10年之内,她为李家生了三个男孩。母以子贵,马家姑娘在李家应该蛮有地位的。在周各庄,另有一王姓大户人家颇有名声,且名声远播。跟“土财主”李家比起来,王家世代是读书人,靠科举博取功名,出了不少官员。王家之所以有名声,祖辈邑庠生王国兴起了决定性作用,他“伉爽质实,治家斩斩有法,教子尤严”,他两个儿子后来都有出息,功名上都青出于蓝。长子王兆松是道光八年的解元,道光十二年的进士,且是“会魁”,后来任兵科给事中,补鸿胪寺少卿,民国年间被列为“清前贤以政绩称者十八人”之一。次子王兆柏是道光十五年即公元1835年举人,同治元年进士,“选河间教授不赴任,优游泉石,书史自娱”。当时,王兆松兄弟“人比之江东二陆”。王兆松有仨儿子,长子英年早逝,次子王维恂,三子王维勤。咸丰五年即公元1866年,65岁的王兆松在家中去世。王维勤少年失怙,后来他没有像父亲和叔父一样考中进士,他的功名止步于举人,被选为大挑(备选)知县,被朝廷纳入后备官员行列。哥哥王维恂常年住在村里,王维勤虽不常在村里住,实际却是王家的主心骨。(抚宁乡下的老宅院)李家和王家都是周各庄的大户,自然都有不小的营生,时间长了,在房产和借贷上难免起了一些嫌隙。

清光绪二十五年即公元1899年,马家姑娘的三儿子刚刚出生,还在襁褓之中,李家跟王家的嫌隙,在这年夏天却因一件在乡下看似寻常的小事加大,以至无法弥补。变故起于这年夏天雨水大,大雨损毁了李家的猪圈,李家的猪跑出来,跑到村里的庄稼地祸害。这年夏天,王家老太太去世刚满一年,王维恂在家,大挑知县王维勤为母亲办完丧事亦丁忧在家。对李家一直心有芥蒂的兄弟俩自然认为李家是在故意放猪祸害庄稼,所以李家的猪祸害到王家庄稼时,王维勤指使人将猪逮住宰吃了,又派一个李姓村里人找到李际昌从中说合,要李家再出罚款5000吊。李际昌不同意,王维勤让哥哥出面,带着10多个村里人的联名状,拿着自己的名片,把李家告到了抚宁县衙。一个廪生,一个举人,王家兄弟可谓县里的知名人物。一年前刚就任抚宁知县的浙江钱塘人张石有“刚明果断”之称,接到王家兄弟的控告,非常重视,立刻差人传唤李际昌到案责押。当家人被抓,顿时让李家慌了心神。马家姑娘怀抱着最小的儿子亦不知所措。家里只剩下她和一群孩子。丈夫李芝和大哥李超怕再被县里抓去,忙躲了起来,婆婆彭氏跟叔叔李际唐一同赶到县里打问情况,想办法救人。怀着身孕的嫂子马氏想着事情因她养的猪而起,担心公公在牢里受罪,于是去了王家央求王维勤救出公公。

不料,传来的却是更坏的消息,嫂子马氏死在了王家。关于李家大儿媳妇之死,李家说是人不堪王维勤调戏侮辱和鞭打,羞忿自刎而死,王家说是李家大儿媳妇自割咽喉以死相逼。不管哪种说法,都不能否认人死在王家的事实,且是一死两命。被放回家的李际昌带着儿子一起到永平府里告状,府里把状纸又发回县里。王维勤陷入被动,央人说合。李家提出叫王维勤出钱治丧,王家无奈之下出了1700吊钱,李家又要求王家打幡送殡,建立节烈石碑,王家为息事只好又拿出700吊钱,答应买下石碑送到坟茔。积怨从此化成仇恨,埋藏下来。②杀戮史料记载:“庚子后讼狱最繁,大率为报复之事,盖拳乱时有隙者动以信洋教二毛子相投控,庚子后则率以恃拳乱相控,中以王维勤一案最钜”。王维勤以举人的功名而入选大挑知县,自然前景可期。取得大挑资格的王维勤亦可以再参加会试,走父亲的老路,三年之后甲辰科会试是留给天下举子最后的春闱,而心中燃烧的复仇火焰却让他走上另外一条不归之路。光绪廿七年即公元1901年初春,马家姑娘又怀孕了,此时大清朝刚刚经历了庚子之变,义和团喧嚣一时后被朝廷和洋人联手镇压,八国联军从京津一路杀到永平府,驻兵山海关。抚宁地面亦不安稳,义和团的余党和当地不法悍勇之徒聚众起事,占地为王,大肆劫掠乡民,被称为“票匪”;驻山海关的洋兵亦打着剿灭拳民的旗号滋扰乡里,闹得人心惶惶,民不聊生。

是时,丁忧期满的王维勤接受知县张石之请,团练乡勇,对付出没于附近台头营(现在的台营)一带的票匪,王家也因此掌握了枪杆子。光绪廿七年阳春三月,是时政府已与洋人议和,永平府地界各州县开始借助洋兵之力绞杀票匪。通匪,是王维勤公开收拾李家名正言顺的罪名,他告诉王维恂和三个儿子,复仇时刻到了。同村的王奇和杨荣五等数十人亦被他动员起来,成为帮手投入这场杀戮之中。命大的李际昌逃脱了,王维勤密令王维恂和王奇等人,先将李际唐、李超和李芝相继杀死。马家姑娘听到风声,躲回娘家麻官营,她操心肚里5个月大的孩子,亦操心跟在身旁的三个孩子——个10岁,一个7岁,最小的一个才3岁。躲到麻官营的还有婆婆彭氏和小姑李桂香。麻官营董家是远近闻名的大户,亦是李桂香的婆家,她们以为躲避在这里会安全。然而王家耳目众多,他们各使枪械,搜杀已近乎疯狂。在麻官营搜到马家姑娘和她的三个孩子以及彭氏和李桂香之前,李超5岁的女儿李平儿、李际唐的儿子李有头和10岁的李四头已落在王家人手里。(抚宁灭门大案在《光绪朝东华录》中有记载)当年农历3月5日,王维勤命人将马家姑娘以及三个未成年的孩子和婆婆彭氏、小姑李桂香带回周各庄关押。6日,马家姑娘被强令走进婆婆住的屋里,她看到婆婆已被人用绳勒死。

她哀求说,让她把死去的人埋葬了吧。7日晚,她见到王维勤,又再三哀求不要再杀了,为李家留一条根吧,但王维勤不为所动。8日晚,王维勤等人把李家5个孩子带到洋河岸边,两个10岁,一个7岁,一个5岁,一个3岁。马家姑娘跟在孩子们身后,其中的3个是她的亲生,他们的发辫被绳索串结起来。百般哀求之下,马家姑娘还是眼睁睁看着5个孩子连同李有头遭射杀。丧心病狂的王维勤看到瘫软在地的马家姑娘,以为知道内情的她苟活了性命,一定会让真相烂在肚子里——何况她的肚子里还有个孩子呢。于是,在志得意满中放了这个乡下小脚女人一马。命案结束不久,日本人服部宇之吉编纂的《清末北京志资料》对这场杀戮有过详细记述,其中对杀戮无辜孩子的过程记述尤详:王维勤、杨荣五二人持刀,王维勤三个儿子——王者瑞、王者政、王者宾持枪,王维恂持六轮手枪,其他人也各持凶器……包括马家姑娘3个孩子在内的李家5个孩子,全部拉至村外河边沙滩处,用绳绑在树上,一同射杀。马家姑娘7岁的儿子李桂头仍略有气息,杨荣五见了,从人手里夺过刀,刺向7岁的孩子,孩子的肚子被刺穿,再没有了气息。杀人者以为孩子们都被杀死了,于是把尸体全埋在沙中,想不到第二天,马家姑娘的小儿子李锁成头又从沙中又爬出来,3岁的孩子还没绝命,王维勤听说后,想派人去杀,可此时所有人都被吓住了,不敢去,王维勤于是亲自提刀前往屠之……③告状其实,不满30岁的马家姑娘当时有几次被刽子手拉到了死亡边缘。

一心赶尽杀绝不留后患的王维勤不是不想置她于死地,是在抚宁县做捕役的同族人王奇一旁说“马氏为一丑妇,不受夫爱,遭受打骂,不会为丈夫报仇”,他才住手。逃出地狱之门的马家姑娘走投无路,只有投奔做私塾先生的哥哥马树藩诉说原委。她告诉哥哥:躲进山里的丈夫那天被王升骗回村,走到王奇家,王和突然用铁锹砍向他,王奇挥刀从他脑后砍,还有杨荣五,几个人一起杀死了他。丈夫李芝第一个遭灭顶之祸,紧跟着3个亲生孩子又遭毒手……那些参与杀戮的刽子手中,有王维勤和王维恂,有王者瑞、王者政和王者宾,有他们同族的王和、王奇、王焕章、王廷训、王廷珍、王升,还有杨荣五、杨维城、李顺、李向荣、任义、李向阳、李成头、李文才、李保头、李秋头、张景瑞、曹万银等人。听完妹妹的哭诉,马树藩义愤填膺。他和妹妹一起联系亡命在外的李际昌和李际盛商量诉讼事宜,他们是妹夫李芝的父亲和叔父,亦是李家应当拿事的当家人,然而听说状告王维勤,他们都面露难色。最后,还是马家姑娘义无反顾地接过哥哥写的诉状,从娘家麻官营出发,走向35里外的抚宁县城,并由此走上伸张正义的漫长之路。抚宁知县张石与被告王维勤交情不浅,他告诉马家姑娘,命案的人证物证是要有的,在哪里呢?马家姑娘说孩子们的尸体就是证据,可找到的尸体,都被野兽吃了,没一具是完整的。

她找到只是孩子们的发辫,孩子们被杀时,他们的发辫串在一起,她找到的只是孩子们串在一起的发辫。知县张石说尸体面目不清无法辨认,王维勤杀人证据不足。马家姑娘想到王维勤在县里有势力,但没想到知县张石传唤监禁王维勤等被告不过是做做样子。在抚宁县讨回公道无望,马家姑娘上告到70里外的永平府。王维勤亦在行动,操控手下,反咬一口,说王家失盗,失盗的物品就在马家姑娘身上,后又让儿子王者瑞到山海关和永平府活动,嫁祸李家杀人;王者瑞还导演了卢龙和抚宁两县绅士联名上书永平府,保释王维勤并非杀人之恶人。在等待永平府过堂期间,孩子降生了。马家姑娘给孩子取名重兴儿。光绪廿八年即公元1902年2月,马家姑娘带着刚6个月大的重兴儿赶到永平府。2月12日过堂,过堂不能带孩子,她不得不把重兴儿留在旅店。可过完堂回到旅店,重兴儿遍体紫色,不知什么时候已被人毒死。她怀疑一定是王维勤派人干的,可她找不到证据,真是叫天天不语,叫地地不应。告到县衙,王维勤就活动到县衙;告到永平府,王维勤又活动到永平府。王维勤盯着马家姑娘,紧追不放。我就不信王维勤可以一手遮天!光绪廿八年4月,倔强的马家姑娘第一次进京,向都察院衙门呈控,李芝堂弟李功和妹夫董树森同行。

都察院公事公办,把诉状批给直隶总督衙门。她赶往省城保定,听说直隶总督袁世凯此时在天津办公,她又赶到天津。然而诉状已批回永平府审办。此时帮马家姑娘上告的李功和董树森亦受到威胁,李功答应不再参与上告,董树森亦被指控。马家姑娘再赶赴保定,向按察使衙门呈控。按察使亦公事公办,批复永平府衙门,勒限1个月审结。(直隶总督部院衙门口)又回到了永平府。“王维勤并非杀人恶人,你等乃诬告”,同样的衙门,同样的结果,逍遥法外的王维勤愈加猖狂,光绪廿八年12月8日,他密令曹本头、李三头、曹横头和曹秃头,将先后送马家姑娘到府告状的李芝堂弟李铁头和族叔李荫堂杀死在庄外。3天后,马家姑娘一个人赶赴960里外的省城保定,向直隶按察使衙门控告。终于,命案发给保定府审理。接手命案的保定知府朱家宝深受直隶总督袁世凯赏识。在擢升知府之前,他在平乡、南和等地做过知县。光绪廿九年即公元1903年2月,马家姑娘终于看到王维勤等被告被解送到省城保定。但王维勤很快获准保释。原来,张石此时亦到了保定,他已从抚宁知县去职,作为和王维勤一根绳上的蚂蚱,他向保定知府朱家宝保证“王维勤无罪”,称王维勤乃抚宁权势声望之家,李家人被害当时,他正在县城内奔走尽力,何以得暇杀人?当听说保定派人到抚宁暗中调查案情,王维勤又通过手段搞定,调查结论亦是“经查李际昌家虽富有,但贪得无厌,经常放高利贷坑苦他人,其断子绝孙本可谓自作自受;王维勤当时正为剿匪队筹办粮食,无暇回家教唆他人”。

而且,王维勤不仅又向一直亦是惟一跟马家姑娘一起上告的董树森发难,告发他犯有教唆他人之罪,还买通卢龙县民罗必青和迁安县民萧洛四等人的屡次谋害马家姑娘,但均没有得逞。光绪廿九年12月,马家姑娘二次进京,上告都察院衙门。光绪三十年即公元1904年正月,王维勤为阻止马家姑娘继续上告,托出侯永、李永恒等人说合。王维勤答应把四孙女给李际昌3岁的幼子为婚,出5000吊钱给马家姑娘养老,条件是马家姑娘从此之后不再上告,两家官司到此为止。李家当家人李际昌应允了。马家姑娘假意应允后,脱身。2月2日,马家姑娘再到总督衙门控告。3月,她怀揣孩子的发辫和哥哥马树藩手书的哀表,第三次奔向600里外的京城。这次,她找到了打赢官司的真正路门。④反转天,对打了两年多官司还看不到眉目结果的马家姑娘来说,就是皇太后慈禧。慈禧太后就在北京城,一个乡下女人如何能见到?又如何当面申诉冤情?一定要先找到个能直接通天的地方。马家姑娘跟陪她一起进京上告的妹夫董树森商量决定,这次不走三法司,不按常理出牌,要换一家让跟在屁股后面的王维勤想不到的衙门口。他们想到了权倾朝野的肃亲王善耆。可善耆此时正在家中穿孝,不便出面。亦是穿孝的原因,3个月前,善耆从直接向皇上和皇太后负责的步军统领(九门提督)和工巡局衙门离职,外务部尚书那桐接任。

工巡局最高长官是管理工巡事务大臣,下设工程局和巡捕局,具体职责范围包括执行京城内的警察事务,审决比较轻微的犯罪、简易民事案件和涉外案件等。(九门提督那桐的官服照)光绪三十年3月15日,经过种种曲折,马家姑娘终于见到那桐。那桐第一次听完马家姑娘的控诉,看到马家姑娘呈上的哀表,藏在怀里的孩子发辫,久在京城为官的那桐震撼了——现场查验,当堂对质,审理命案必须有的程序,在县在府在省草草了事,甚至全然缺失;一桩证据确凿的命案,为什么听凭一面之词,久拖不决?皇上曾经当面提醒他“地面安静并步营疲顽须任劳怨,不可因署缺不办”,这样一桩命案岂能撒手不管,任凶手逍遥法外?命案元凶王维勤是光绪乙酉科举人,竟跟他同科。然而豁出命要将官司打到底的马家姑娘,冤情之大之深可对天表。“如有虚诬,情甘反坐”,面前这个决绝的乡下女人早就清楚大清律对诬告者规定了严厉的惩处,轻者罪加二等,重者罪加三等,被诬告的人如被处决,诬告者只有死。接到马家姑娘的控告后那桐很积极,热情亦极高,而且行动迅速,随之对被告王维勤等人实施抓捕。此时王维勤已追到了京城。这次他终于没有走在马家姑娘和董树森前头。很快,他作为“在籍职官挟仇杀毙一家多命”命案主犯,落入同科那桐的法网。

狡赖无用,他终抵赖不掉罪行,“请旨先行革职以便归案讯办”,只是他想不到这个同科出手会如此之快。15日接诉,20日一早,那桐赶赴颐和园,面见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奏参革知县王维勤”。案情重大,那桐建议说“当经遴派总副监督会同发审处委员详加研鞫”。值得注意的是,死于命案的人数在那桐这份奏折中还为15人,定案时这个数字才改为12人。4月22日,命案在工巡局的审理接近尾声,午后,那桐“酌定工巡局王维勤一案奏底”;4月25日,他赶赴颐和园再次上奏“王维勤仇杀李马氏一家十二命一案”。5月21日,光绪甲辰科殿试在紫禁城举行。24日,肃宁的刘春霖在光绪皇帝的朱笔下成为中国历史上的末科状元。25日,太和殿传胪后,亦是光绪十一年乙酉科举人的顺天府尹沈瑜庆结彩棚设长案宴请新科状元、榜眼和探花……同科举人,亦是直隶人的王维勤此时作为阶下之囚,等待命运最后的安排。两个月前,工巡局参革他的本子获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同意;一个月前,“工巡局奏王维勤仇杀李马氏一家十二命一案一折”,亦得到“奉旨依议”批示。5月23日,翰林院侍读学士恽毓鼎的“要案请饬部严讯片”,敲响了王维勤头上催命的丧钟:“抚宁县举人王维勤乘庚子之乱,杀死李际昌一家十二命,妇孺无遗,凶戾残酷,殆无人理。

抚宁县知县张石交接王维勤,徇情偏袒,助其凶焰。李马氏以孑身赴都察院呈控,解回保定复审。保定府知府朱家宝、承审知县宁缃受张石嘱托,巧为开脱,执法枉纵,使李马氏阖门含冤,若非工巡局收受李马氏呈词,秉公研讯,则暗无天日,几等覆盆。恭读本月十四日懿旨,仰见圣主悯赤子之无辜,惩酷吏之弄法,慈仁所被,上迓天和,凡在群黎,同声感涕。今此案已奏交刑部,若不严惩凶丑,昭雪奇冤,何以仰副皇太后、皇上慈惠好生之盛德。应请饬下刑部秉公定谳,尽法严惩,不得以牵涉多官,意存瞻徇。臣闻张石现在京设法斡旋,承审各员难保不为所动……”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语气果决:“恽毓鼎奏抚宁县举人王维勤杀死李际昌一家多命一案,请饬严惩等语,着刑部秉公定谳,不得稍涉瞻徇”,他们均不想让这桩命案再拖下去了。⑤伏法命案终于有了最后结果。大清律规定:谋反大逆、谋杀祖父母父母、杀一家三人、采生折割四项,处以凌迟。“凡杀一家非死罪三人及支解人者,凌迟处死,财产断付死者之家。妻、子流二千里。为从者,斩”,即便首犯死在监狱,亦“将财产断付被杀之家,妻子流二千里。仍锉碎死尸,枭首示众”。为什么如此严厉?“盖谋杀是处心积虑,定计画策,必欲杀害其人。至于杀及一家三人,则杀人之心,杀人之事,凶恶已极,故特立此重典以处之”,十恶中,此罪居第五位,叫“不道”,又何况死于王维勤之手的是12命甚至更多呢?光绪三十年农历10月10日是慈禧太后70大寿。

提前安排好的祝寿活动当中,甲辰科会试和停止秋决,是最重要的两项。亦因此王维勤在接受审判之后,并未在霜降之后被押赴刑场。因慈禧太后七旬圣寿,因光绪皇帝这年正月即“诏停本年秋决”,他的生命又延续了些时日。几个月的等待之后,大抵是在光绪三十一年即公元1905年的春天,马家姑娘虽没等到有司对那些在命案审理中徇私枉法和不作为官员的宣判,但她终于等来行刑的确切日期。当年3月20日,光绪皇帝“更定法律,死罪至斩决止,除凌迟、枭首、戮尸等刑”,然而王维勤的生死不在此列。他僵硬的赤裸的身体被牢牢绑在刑桩之上,成为中国历史上接受凌迟之刑的最后一人。葛毓芝,乐亭人,跟王维勤同年,光绪十一年即1885年的举人。10年后葛毓芝考中进士,王维勤却一直未能进步。但他们似乎一直保持着同年交情,直至20年后王维勤伏法,此时王家人死的死,没死的逃亡惟恐不及,无人为其收尸。葛毓芝走向被凌迟的同年,来为他收殓。葛毓芝有“学问文章近世之泰斗”和“崇尚气节尤为绝无而仅有 ”的美誉,他在光绪三十一年的举动亦为人所道:“抚宁县人王维勤因犯大罪,被朝廷处死于京市,其亲友皆不敢去收殓,毓芝念与王维勤乡榜同年之情,不顾个人受牵,将其尸体收殓葬埋,如此义气亦非常人所能有”。

(《那桐日记》是研究此案的宝贵资料)4月13日,永平府五县共千余村把“万民伞一柄、旗两面、匾额三面、万民衣一件、铜镜水盘各一件”送到京城,匾额上题字“除暴安良,电析沉冤,群黎感德”,旗上题字“公正廉明,恩感东乡”。马家姑娘和绅士十余人亲自把这些感恩之物送到那桐府,那桐让他们送工巡局悬挂,之后感叹“因王维勤一案感人深也”。⑥后记马家姑娘回到抚宁,将分得的王家财产全部捐献给台头营道德会,孑然终老。晚年她住台头营,笔者听一位见过她的老人讲,她个头比较高,圆脸,尖下巴,大眼睛。蓝布衫,免裆裤。一个六七十岁的小脚老太太,她的形容在人眼里尚且利索干练。另外一个一个见过马家姑娘的抚宁老者告诉笔者,60多年前他还是个孩子,那天母亲在街上碰到一个小脚老太太说了半天话,那个小脚老太太走后母亲告诉他那就是马家姑娘,“人跟人可不一样,那个人可是个见过慈禧太后的人”,老者至今记得母亲说话时敬慕的口吻。慈禧召见马家姑娘民间亦有文字版本,叫“李马氏告御状”,情节上还有马家姑娘隐居秦皇岛客栈,结识贩卖纸张客商;经过客商任九门提督的姐夫帮助,马家姑娘见到慈禧。但这样的情节难以找到史料证实。目前知道的事实是,光绪三十年即公元1904年,马家姑娘赶在慈禧70寿诞之前进京,到工巡局告状,经时任九门提督兼管工巡局事务的那桐上奏,慈禧对她的冤情有了大致了解。

“孝钦仇恨外人”,而此时慈禧对外人“益恨之刺骨”,王维勤勾结外人打杀国人,她万难容忍。但气愤之余,她是否召见过可怜的马家姑娘?史料却没有记载。(那桐日记里记载的“王维勤案及李马氏案”)因王维勤案罢官的官员很少。光绪二十八年即命案发生次年,抚宁知县张石去职,据《河北抚宁县志料》介绍,张石字静黄,浙江钱塘人,光绪二十六年任抚宁知县。接任者辽宁人解茂椿,光绪三十年去职,他的去职跟王维勤案有无关系?尚不能确定。光绪三十年王维勤案终审判决,翰林院侍读恽毓鼎参奏的59岁承审知县宁缃被罢。宁缃字云若,晚号遇园老人,四川邛崃人,“甲辰初冬,罢官回籍,卜宅于城之东南偶,随遇架造,不在高阁,聊以拟伏腊,避风雨而已”,罢官后宁缃留下这样的文字。同样为恽毓鼎参奏的保定知府朱家宝,仕途生涯却未就此中断。这一年他45岁,因是袁世凯器重的人才,得到庇护,从日本考察回国后,他升了江苏按察使。可能受到王维勤案影响的还有永平知府。马家姑娘在永平府告状时,管廷献正在永平知府任上。管廷献字士修,光绪九年探花。后来管廷献从永平知府调任承德知府,到承德后,他接受对王维勤案失察教训,能平反冤狱,这亦是他为民称颂的最大政绩。(今天的麻姑营是抚宁城北的大镇)

北联nk生物细胞

国内干细胞公司排名

免疫疗法治疗癌症缺点

中国nk细胞治疗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