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雪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扫雪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7-(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31:09 阅读: 来源:扫雪板厂家

忘久欣心下一动。

此人是名震六界的琴王锦苏,难怪一手琴弹得如此绝妙,当真配得上“琴王”二字。

只是没想到他这般年轻俊逸!

忘久欣有幸能认识这样的美男,心里乐开了花。只是她阿爹当真不在啊,这人怕是要白跑一趟,不免替他担心。

“岛主真出远门了!”忘久欣不想将自己的身份告知他。

“那姑娘是……”

“我啊……我是这岛上打杂的婢女!先生若无事请回吧!”

忘久欣不敢违背老爹的规矩,只得再次下逐客令。

只是心里对锦苏未免有些不舍。

锦苏半天依旧一动不动,一副笑脸盈盈的。那笑容迷死人不偿命,让忘久欣哈喇子都流了出来,她没出息地抬袖拭了拭,又继续盯着看。

好一会,才收回神,见月亮往树梢上又窜了一截,这才收起心,跃下云端,背起装药的竹篓。

锦苏眸光落在她背上的竹篓上,又细细打量起她。

眼前的女孩,着一身清水碧衣,肩若削成,袅袅婷婷,眉如翠羽,肌如冰雪。静时恍若一枝碧荷悄然绽放在碧水间,动时,如蜻蜓掠水,惊鸿夺目。

据锦苏所知,忘尤从不收弟子,何况是女弟子;眼前的女孩居然识得医术,那么只有一个可能,是那位上神的女儿?

如此一想,不觉轻笑,翩然间落于忘久欣身旁:“这篓子看似挺沉,姑娘若不见介意,可让在下帮忙!”

忘久欣忙推脱道:“不了!这点东西算什么,往常背得比这沉多了!”

她可是经常上山采药的,早就练就一身体力。

锦苏却不依她,素指一伸,已将她背上的竹蒌取了去。

忘久欣不知他想干嘛,反正被人盯上的感觉挺不好的。

忘久欣瞧着锦苏的背影,见他一直跟着自己,这样一想,倒料定他是猜到了自己的身份,忙直言道:“别以为跟着我就有用!我可不是岛主,没那个本事救你!”

锦苏淡然一笑:“别误会,我不过就是想送送姑娘!”

忘久欣听他这番一说,不好意地垂下头。

两人一前一后走至无忧岛主殿,到了殿门前,立马有童子出门相迎:“小姐,你怎么才回!”

那童子一脸焦急,哪里知道忘久欣正一个劲朝他挤眼,等那童子明白还有外人在场,那称呼已将忘久欣的身份暴露。

“原是大小姐!”锦苏嘴角牵牵,言语没有什么惊奇,反倒是一种落实的感概。

忘久欣瞪了眼那白痴般童子,负气地从锦苏手中接过竹蒌,往童子手中一扔道:“把药草拿去处理,记得分类存放,寒、凉、温的都要分开!”

那童子知自己一时心急,害得大小姐在外人面前下不台,只好拎着竹蒌跑了开。

“你是故意的!”忘久欣不客气地冲身后的锦苏道。

“大小姐生气了!”锦苏不以为然笑道。

他不是故意,只是想证实,不过他没想到这么快就露了馅。

“大小姐既然懂得医术,那就帮在下救个人!”锦苏也不跟她绕弯子。

忘久欣学医这么久,还没真正出手救过谁,见锦苏如此诚意地开口,她担心自己医术不精误了别人的事。

“先生太抬举我了,我不过跟阿爹学了几样皮毛,哪里谈得上救人!”

“大小姐不试下怎知自己行不行?”锦苏继续给忘久欣下套。

忘久欣本来还在犹豫不绝,听他这番说,心里倒是有了几分勇气。只是现在夜色已黑,她纵然答应他,也得等到明日天亮。

“容我想想!时候不早,先生若不介意,就留在岛上住一宿!”忘久欣没想到自己居然开口挽留了他。

正盼着他答应时,没想到锦苏竟一口回拒:“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实为不妥,在下还是在外将就一晚上,明日一早静候大小姐佳音!”

见他将话说到这份上,忘久欣也不好多说,撅起嘴,生闷地道:“先生说得在理,那就依了先生的意思吧!”

说时朝自己的寝宫步去。

这一夜,忘久欣怎么都睡不着。

想着这个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怎像个木头一样不开窃,难惯一直打光棍!

刚才,她趁着靠近锦苏时,用微息之术探过他的脉博,见他身体并无大碍,不过是饮酒后,思绪纷乱了些,料到他来无忧岛怕是为了别人。

翌日,忘久欣有意睡到日上三竿才起。

锦苏等不及地在正殿里等他,童子知他是大小姐的客人,一早给他奉了茶,此时他正端着茶杯优哉优哉地喝着,倒看似十分镇定。

见忘久欣终于出来,他搁下杯子,相迎道:“经过一夜思量,想必大小姐心里已有答案!”

忘久欣知他修为不浅,对于自己这个初出茅庐的黄毛丫头那点小心思,哪里瞒得过他。

忘久欣心中一跳,似乎太看轻了他,忙笑道:“先生到底想救谁?”

“一个重要的人!”

锦苏开口道。

“男的女的?”

忘久欣顺着他的话追问。

锦苏微微一怔,隐隐觉得她这话里有味,眸光望向她,见她快速调离眸光,嘴角噙着一抹笑意:“一个六岁的男孩!”

忘久欣不敢置信地望着他。

他有孩子了!

可她怎没听说他结过婚。之前不是说,这位琴王一睦暗恋着麒麟族的世子妃么,可那位世子妃与麒麟世子如今琴瑟合鸣,两情相悦,就是他想插一足,人家也不给他机会。

那这个男孩不会是他的私生子吧!

如此一想,不免多看了锦苏一眼。

她听说,锦苏与麒麟王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只不过麒麟王当年为夺王位,用伏羲琴收买了自己的兄弟,才使锦苏放弃争夺王位。当锦苏明白这位兄长的别有用心,大局却已定下。

锦苏从魔界回来时,爱人嫁人,王位被夺,可谓打击沉沉,在这双重打击下,他会不会一气之下,来个一醉方休,半梦半醉中,搂了哪个莺燕行了那一夜温好,最后弄出个私生子来了……

忘久欣臆想了一段狗血的剧情,不免为自己感到好笑。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晚上还有一章哈!追书的亲可以出来了哈,这个不会太长的哈!

淮北市政工程PVC双壁波纹管施工案例分析

环保沙子打包装袋机新式沙土装袋机

新鲜石斛煲鸡汤的做法鲜石斛怎么长期保存你想要的都在这里

株洲市房屋安全排查鉴定公司

青海省一拖一喷浆机组基坑支护吊装喷浆机组使用方法

麻涌转子上门收购

龙岩led广告宣传车多少钱淮安led宣传车

家用宝宝湿疹膏修护肌肤婴宝膏招商

中医针灸推拿安溪零基础推拿培训推荐工作

咨询运城NHAP涂塑钢管直接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