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雪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扫雪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弓着背的可怕男人-【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11:10:57 阅读: 来源:扫雪板厂家

这是一个发生在偏远乡村的真实故事。

在这个落后的村落,有两幢亮丽的砖瓦房,一幢矗立在村落中央,一幢挺立在村口,与成片的土坯房比起来大有鹤立鸡群的感觉。

房子的男主人叫刘巨富,人高马大,擅长狩猎,人送外号“无敌手”,心灵手巧,能自制土枪、弓箭,打起猎来,弹无虚发,箭无虚射,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没有哪样能够逃过他的手掌心。

在这偏僻的山区,刘巨富除了种植农作物,便通过自己的好手艺捕获些野味儿发家致富。

而且他家有贤妻,貌美如花,名曰李婷,膝下有一对孪生兄妹,伶俐可爱,甜美的生活,让附近的人都羡慕不已。

2000年冬,一场鹅毛大雪如期而至,放眼望去,皑皑白雪如欲遮天,山包如出笼的白膜,点缀在上面的,密密麻麻的凸起是落满雪的松柏。

刘巨富接过妻子沾满酱汁的兔肉,喝了口小酒,拍拍并排坐在火炕上看动画片的儿女:“爸给你们抓兔子去,等过年给你们俩买小皮衣。”

趁儿女不注意,刘巨富使劲儿亲了妻子一口,跳下火炕,一边穿皮衣,一边望着窗外的白雪傻笑。

妻子急忙跟着跳下火炕,披了件衣服,去柜子的夹层里拿出丈夫的不知沾满多少鲜血,却又成就整个家庭幸福的猎枪。

望着丈夫留下的一串脚印,李婷心里突然有一瞬间不详的痛感。

“望上天保佑我男人平安!”祈祷完毕,李婷便进屋子去收拾桌子了。

“哇哇——”这时,一只乌鸦忽然落在院子的一棵老树上兴奋的叫着。

刘婷顾不得描眉画眼,愤怒地走到院中央。未来得及拉上拉链的高跟鞋里灌进了好多雪,冷得她瑟瑟发抖。

“去!”李婷忙团了一团雪向树上丢去。

“哇——哇——”乌鸦叫得更欢了,扑腾着双翅抖落许多白雪。

当李婷弯腰准备团第二个雪团的时候,突然看到白净的雪上被几滴耀眼的红色染红了。

李婷情不自禁的后退了几步,“哇——”一声带着回响的哀鸣渐渐远去。

李婷倚在门口脱下高跟鞋,倾倒尚未融化的雪时才发现,原来自己的手指在团雪团的时候被异物刺破了。

太阳刚出来不多时,整个天又开始朦胧起来,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天突然暗的不可开交。

李婷双膝跪在火炕上,用手擦掉落在玻璃上的水汽,神经紧张的向外张望着,隐隐约约,仿佛看到了什么,用手紧紧捂着胸口,飞快的拉上窗帘。

“宝贝们快过来!”李婷心里十分害怕,,想把孩子喊过来陪陪自己。

“妈,你怎么了?”两个孩子跪着,每人握着李婷一只手。

“啊?”李婷回过神来,紧紧将两个孩子揽在怀里,两只眼睛飞快的在屋里扫视了两遍。

“妈!天没黑怎么拉窗帘了?”两个孩子自作主张的将窗帘全部拉开了,昏暗的光再次映入眼睑。

李婷像是噩梦初醒一般,舒坦的吐了一口气,但依旧惊魂未定。

“可能是幻觉吧。”李婷安慰着自己,但又忍不住小心翼翼的往外看了几眼。

“不行!今天不能去!”李婷决定去追自己的男人,跳下火炕,高跟鞋的拉链依然未来得及拉上,匆匆向外走去,边走边嘱咐两个孩子在家乖乖看电视不要乱跑。

院子里,刘巨富的脚印依旧清晰可见,李婷踩上去,刚才窗外看到的景色像演电影一样,再次出现在脑海中。

李婷瑟瑟发抖,咬紧牙关,往外走着。

推开铁门,外面竟然飘着大雪。刘巨富的脚印若隐若现向远处延伸着。

李婷跌跌撞撞向前跑着,生怕新飘落的雪完全覆盖了男人的脚印。

大雪像决堤的洪水,逐渐淹没了刘巨富的所有脚印,李婷茫然的望着远处,天地一色茫茫无际。高跟鞋里灌进了好多雪,她的脚已经冻得没有知觉了。

“没事的,没事的!”李婷不停暗示自己,可心里那种不祥的预感却愈发激烈。

冬天的天黑的很快,李婷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回去的,两个孩子紧挨着坐着,乖乖的看着动画片,一切显得那么平静。

墙上的钟表像是失控了一样,飞快的跑着,李婷时不时瞅一眼,心弦越绷越紧。目光仅停留在铁门与钟表上,甚至家里的炉子快要熄灭了都未察觉。两个孩子冷的实在不行了,推倒被子,紧挨着钻在被子里。

李婷几次跑到门口张望无果,跑到孩子的姑姑家,门外的铁锁挂的满满是绝望,这么大的雪,居然不在家。

天越来越黑,刺骨的畏惧时不时袭来,地上惨白的雪不停的闪烁着寒光。

李婷实在等不下去了,濒临奔溃,却又努力强作镇定的去敲邻居家的门:“三哥!三哥!”雪厚的时候,声音都传不远,好在家家户户都有条看门口狗。

“我家巨富出去追兔子现在还没回来,我怕出什么事儿,你就受点累,找几个人一起看看他去吧!我跟三嫂在我那儿弄几个菜。”

“这话见外了,巨富打猎,我们没少吃肉哈!”邻居三哥做事痛快,裹得严严实实的,拿了手电筒就去外面找人了。

李婷心不在焉的洗菜做饭,偶然从厨房张望两个孩子时,隐约看到两只兔子在被窝里趴着。整个人吓得差点瘫倒过去,定下神来,看到两个孩子都睡着了,心里这才安稳多了。

三哥喊了四个胆子大的伙计,一人拿个手电筒,个个裹得跟大熊似的。脚下的雪,深的地方可以没膝。

农村的灯光本来就少,更何况荒郊野外,几个人边走边喊刘巨富的名字,有的兄弟开始脱掉棉帽子了,头顶不停的冒着热气,手电筒一照,仿佛幽灵一般。

快到晚上十二点了,几个人都已精疲力竭,嗓子都已沙哑,可是一点痕迹也没找到。

在场的几个人心里都十分沉重,他们明白,就这种天气,即使穿的再厚,体力再好,一宿下来,能挺过去的可能性也不大。

李婷在村口瑟瑟发抖的站着,远远望去,煞白的脸,映着雪的反光,让人不觉一阵心寒。

没看到自己的男人回来,李婷故作镇定,“麻烦大家了,冻坏了吧,赶快去家里吃点东西,热乎热乎!”

李婷说话的时候,眼泪控制不住的从下巴往下滴着……

“去吃点吧!都忙乎半天了。”三哥招呼大伙儿。

孪生兄妹的姑姑搓麻将刚回家,就有人敲门,“你嫂子晕倒了,快去看看吧!”

差不多十二点,刘巨富的妹妹刘巨美慌慌张张跑到刘巨富家里。

侄子侄女睡得很香,嫂子在输液,面色憔悴,两眼通红。屋里的日光灯白得让人感觉迷惘。地上站了五个男人,还有一个坐在火炕边缘的男人——何大夫,正忙着给嫂子测血压。

刘巨美正要询问一下嫂子的病情,刚一开口,整个人就如触电一般抖了几下子,随即,“啪”的一声趴在地上,地板上融化的雪水沾的满脸都是。

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尤其是刚醒过来的李婷,险些又晕倒过去。

当三哥和一个伙计去扶刘巨美的时候,“嗖——”一阵阴忽然风吹过,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向后退了一步。

可门却关的好好的,不知这风到底从哪吹来的。

正当三哥诧异时,刘巨美突然自己站了起来,两只眼睛直直的望着李婷,面部表情让人触目惊心。

“何大夫,你出来一下!”刘巨美拽着何大夫的衣角不由分说的从火炕上拽了下来,力气大的让何大夫目瞪口呆。

等刘巨美扯着何大夫走到外屋的时候,大家都惊恐了,刚才说话的声音根本不是刘巨美的声音,倒是和刘巨富的声音特别像。

三哥带头给大伙儿壮胆子,准备开门去把何大夫抢回来,手刚放在门把手上,何大夫自己就开门进来了,“你们先回家,不要急着睡觉,没事!”

看着何大夫扭曲的表情,三哥他们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大家先回去吧!”何大夫眼神突然变得坚定,而刘巨美的眼神却是恐慌与狰狞。

“好!”五个大男人簇拥着绕开刘巨美往外走去,明显的,每个男人都浑身冒冷汗。

屋外的嘈杂声很快就没了,何大夫的心开始砰砰乱跳。屋里现在就剩五个人了,惊恐、担忧、悲伤过度的李婷、完全不在状态的刘巨美、心惊胆战的何大夫,还有两个熟睡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

何大夫感觉有些腿软,两只眼睛偷偷望了一下刘巨美,脚缓缓的移到火炕边缘,整个身子靠了上去。

刘巨美推开门,铿锵有力的踩着地板往外走去,她大概是看一下还有没有人在外屋,确定没人之后,表情扭曲的又走了回来。

“巨富!是你吗?你可别吓我们啊!”李婷声音格外虚弱,身体不停的抖着。

“扑通——”一声,刘巨美突然跪在何大夫面前,“何大夫,你看病救人这么多年,各种疑难杂症你肯定遇到过不少,我这才把你留下来,把我的事告诉你!”

刘巨美浑身都在发抖,眼泪簌簌的往下掉着。

“我出去追兔子,今天的兔子好像特别多,我很快就抓了五六只,突然,我看到一只特别大的兔子,有生下来的小牛犊子那么大,我从来没见过那么大的兔子,我以为发大财了,拼命的追,我快它也快,我慢它也慢,我感觉有些不对劲,但又不信这个邪,果然它跑不动了,我猛地扑过去,结果那是个陷阱啊!”说到这里,刘巨美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浑身抽搐的仿佛就要死过去一样。

“我就这样掉进旱井里了,我拼命向上爬,当我感觉自己能够爬上去的时候,却看到……”

“扑棱棱——”刘巨美的话还没说完,隔着隔音玻璃都能听到院子里一阵怪异的声音。

“哎!”何大夫看到仰面向后摔去的刘巨美,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下子冲过去扶了起来。

刘巨美此时整个人如同一滩烂泥,何大夫使劲把她抱到火炕上。

“我去喊人!”何大夫匆匆跑出去,此刻,他希望能赶快找到那口旱井,或许还能捡回一条人命。

何大夫很快喊了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往山上走去,一口旱井一口旱井的找着,所有人都冻得瑟瑟发抖。

实在冷得不行的时候,大家拨开雪,找点干树枝点火取暖,直到黎明的时候才看到一口旱井里有刘巨富打猎用的包。

几个胆子比较大、手脚比较利索的伙计拴了条绳子,抓着绳子滑到井下。

刘巨富叉着腿撑着胳膊弓着腰,贴在井壁,一副攀岩的姿势,下去的几个伙计本以为刘巨富的手指嵌在井壁了,仔细用手电一照,所有人都傻眼了,井壁是粗糙的水泥,上面慢慢的挂着黑红的血迹以及肉泥。

也就是说,刘巨富在不断尝试往上攀爬的时候,手指已经在墙上磨掉一截了。

几个人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没有一个人敢第一个动手,相互交换眼神之后,决定一起上。刚碰到刘巨富,“嘭!”像是冰柱倒下一样,刘巨富仰面摔倒在结冰的井底,像是摇椅一样前后摇摆了几下。

“啊!”几个人看到刘巨富的表情后,顿时像是子弹被顶针撞击了一样,“嗖!”的一下,全部后退,贴在墙上,个个四肢发抖,身体打颤,回声在井底回旋不绝。

井上的人听到声音后,迅速趴到井边。

“出什么事了?你们没事吧!”上面的人用手电往下晃着。

“翻过去!”一个伙计提议。

大家立刻冲上去将刘巨富翻了个儿,拽过绳子,三下五除二将刘巨富绑好。

“往上吊!!”在井底看着刘巨富缓慢被吊上去,几个人算是松了口气。

“慢点,慢点。”上面几个人也招呼着,他们明白,这么冷的天儿,人早已经冻僵了,担心碰断刘巨富的胳膊腿,人死后都期盼留个全尸。

“妈呀——”拽着刘巨富出井口的人看到刘巨富之后,当即瘫倒在地上,刘巨富险些又掉下去。

“快快!都闭上眼睛,回家拿门板过来!”三哥很无奈,这事他得张罗着。

看着刘巨富舌头吐的老长,眼睛都睁裂了,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头发根根立着,弓着腰,叉着腿,撑着胳膊,三哥看过一眼之后,再也没有敢看第二眼。

门板很快搬上山了,两根椽,四个人,每人一头,刘巨富被仰面固定在门板上,刚走了几步,后面两个人看的受不了了,要求停下来,将刘巨富翻了个面,爬在门板上的刘巨富看起来舒服多了。

等刘巨富的丧事都处理妥当之后,处理他的几个人都大大小小病了一场,一个由打猎起家的幸福家庭,结果又在打猎中破败了……

后来,夜里到附近村子赌博的,或是附近村子到刘巨富所在的村子赌博的人,隐隐约约能够看到村口他尚未装修的新房子里有一个人,叉着腿,撑着胳膊,弓着腰,吐着舌头在昏暗的光影下来回走着……

鬼姐姐最新超人气灵异恐怖力作,人气指数:★★★★★★★

《诡眼阴阳》

《鬼母亲》

《亡魂工地》

《奇闻诡事录》

《81号鬼铺》

---- 作者寄语:关于鬼故事,我想更多的整理些真实的东西出来,可能没有编造的花里胡哨,勾起欲望引人入胜,但也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治疗包皮过长哪家好

专业治疗肾病电话

深圳膝关节炎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