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雪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扫雪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贝恩困境泛影响国美决战前再谈PE投资

发布时间:2021-01-21 08:19:40 阅读: 来源:扫雪板厂家

近期,本报记者在采访中,经常被问及一个问题:“怎样的PE算是好PE?”

这个问题在当下颇耐人寻味,国美股权争夺的影响已经不再局限于其本身,一些已获得PE投资和准备引入PE的企业,对此事的关注已远超过事件本身。

9月28日的国美特别股东大会已经近在咫尺,但最终的结果仍不排除有戏剧化的变化。

而在国美事件的场外,“我吃惊地发现在场所有的企业家都支持黄光裕,对贝恩都很反感。”一家全球性大PE的一位中国管理人士最近参加了一个企业家的内部讨论,这个发现让他非常担忧:国美案给中国民企带来的心理阴影,极可能超过当年的“凯雷-徐工”案。“中国的企业主对PE的态度、对引入职业经理人团队的态度,可能都会走回头路。”

“贝恩聪明的话,应该收手。”上述人士说,尽管据接近竺稼人士称,其最初投资国美就意在控制权,但如今却“骑虎难下”。

“要退出也并非难事,与大股东谈判实现回购;或者再找其他机构接收。”香港另一家PE人士说:市场上多的是“被动财务投资人”,贝恩也不至于亏到哪里去。

若不取消特别股东大会,贝恩以及主导的竺稼又该如何抉择?据公开资料,贝恩在8月23日曾给国美董事会发了一封信,明确表示参加投票。贝恩若转身黄氏家族,那么其不仅对董事会难以交待,其之前力挺陈晓的行为也将变成一场闹剧;贝恩若弃权,对比8月23日的那一纸承诺,也很难自圆其说。

关注点一:是否伤及PE业?

“资本是不能玩的。”9月8日,在厦门,哇哈哈董事长宗庆后谈到,在哇哈哈账上趴着上百亿的净现金,宗庆后选择做更多“自己能掌控的实业”。

但在上海,“很多民营企业家对补课金融,都有很强的意愿”。香港京华山一证券集团华东与华南区总经理唐浩夫说,在情绪沉淀之后,理性告诉这些企业家“资本介入、股权平衡乃至大股东和管理层之间的博弈”可能是他们每个人都会碰到的问题。“如果只懂做事,不懂金融运作,可能被人搞掉了还在替他们数钱。”

“增发成功与否,可能会影响贝恩在中国后续的一些投资。”前摩根士丹利一位高管却并不认为这会影响到外资PE在中国的整体运作,“毕竟贝恩在国内并不是一个有代表性的PE机构。”此前诸多香港投行人士也认为:贝恩的做法在与国美已签订的条款中,都有据可查。

在现实面前,这可能是太过乐观的一种观点。杭州一家大型旅游集团的老板不得不小心防着自己会成为“第二个黄光裕”,这家集团也有与贝恩齐名的PE机构入股。

“如果此次贝恩得手,恐怕很多企业主都会惶惶不可终日。”据唐浩夫的了解,贝恩在国美股权投资案中所扮演的“野蛮”角色,可能使得很多企业主对PE会“敬而远之”,即使接触也会慎之又慎。

“与凯雷-收购徐工相比,国美股权争夺案对PE投资的影响,可能要大很多。”上述全球PE集团人士说,其理由是:倘若当年凯雷成功收购徐工,不高兴的只有向文波,“那还只是一小群人的游戏”;但如今主角换成国美,却是民营企业家都会“心有戚戚焉”。“无论国美的注册地在哪里,也无论黄光裕是什么国籍,它还是被认为是中国企业。”

“我们去年确实和国美谈过合作。”国内一家顶级PE人士确认,其名字一度出现在贝恩的竞争名单中,在传言中也将于贝恩之后接盘国美。最后放弃的原因仍在于大股东不愿意放弃控股权,“黄光裕那样强硬的个性,即使投资了后续的沟通也会极其痛苦。”上述PE人士认为,无法控制公司的投资,不能算是并购式投资。

建银国际财富公司总经理许小林也在近期的一次论坛中说到:“我以前做投行的时候是做并购的,现在为什么转行做投资了呢?”他说,“就是因为并购太难了。”尤其在中国乃至整个亚洲,东方文化“根本不接受强硬的收购行为”。一家在国内已经运作超过10年的欧洲PE人士说,此前他们也碰到过与国美类似的案子:家族企业、急需用钱,公司管理层主动找到了他们,但最后这家企业大股东的家族有人站出来,不愿意PE介入。“我们也就放手了。”

“PE参与中国并购市场最好的办法,是投资一些好的龙头企业。”方源资本总裁唐葵说。建银国际财富公司总经理许小林也认同这点,PE基金可以帮助这些龙头企业“大鱼吃小鱼、快鱼吃慢鱼”,为他们寻找收购对象、投资时机提供帮助,“基金则提供弹药”。

绝世武林

紫青双剑破解版

神行九歌

九天仙缘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