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雪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扫雪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五矿稀土大宗交易井喷中航南通城港路狂抛88笔台式攻丝机

发布时间:2020-10-18 22:48:00 阅读: 来源:扫雪板厂家

单月内完成了88笔大宗交易,同时股票越减越涨,让五矿稀土(000831.SZ)吸引了市场密切关注。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7月30日收盘,五矿稀土继续延续上周的强势表现,报收25.29元,涨幅0.8%。而在此之前的一周,公司股票的成交量已经创下了年内新高,周涨幅高达21.36% 。

不过最令外界关注的,还是公司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完成88笔大宗交易的举动,而这些交易大多以折价5%左右完成,并且卖家均为同一家营业厅,外界均猜测这是由于五矿稀土今年刚刚“解禁”的股票被抛售所导致。

实际上,从今年6月开始,五矿稀土就已经开始出现大宗交易的举动,这一举动在7月份达到了顶峰,仅仅在7月11日、14日~17日,这短短的几天内,公司就完成了28起大宗交易。

而从整个6月份算起,到现在的一个多月的时间内,公司一共完成了惊人的88笔大宗交易,累计成交7281万股,成交额达到了14.73亿元。

另一方面,今年2月12日,借壳*ST关铝上市一年多以来的五矿稀土正式迎来首次解禁,而解禁的股票数量共计768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84%。解禁的股票为去年重组过程中,向魏建中、刘志丰、刘丰生三位自然人非公开发行的股权,发行价格为8.48元/股,发行数量约3.13亿股。一年之后,当中7686万股率先“解禁”。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解禁的股数与此次发生大宗交易的股票总数量非常接近,同时,这88笔大宗交易的卖方席位上均为中航证券有限公司南通城港路证券营业部,据此市场纷纷猜测,这些大宗交易应该是解禁股的大幅抛售。

与此同时,更有接近五矿稀土的人士告诉记者,这段时间的大宗交易,应该和上文提起的三位自然人联合抛售有密切的关系,他们手上持有的“解禁”股数和大宗交易涉及的交易量只有小小的差距,这样能够很合理的解释为什么88笔交易都在一个营业部里完成的做法。

记者随后翻阅公司资料发现,魏建中原先为定南大华新材料资源有限公司的创办者,而刘志丰则为赣县红金稀土的总经理。2008年11月,在国家有关部委和江西省政府及赣州市政府的支持下,五矿公司和这两家公司共同设立了五矿稀土(赣州)股份有限公司,三方各占40%、30%、30%股权。

“可能主要和五矿稀土上市以后业绩不佳有一定关系,对后市信心不足于是抛售了股票。”上述人士告诉记者,“因为业绩不好,五矿稀土的前董事长焦健曾就此道歉并于2014年4月辞职,而随后上任的董事长王涛以及总经理宫继军也同样在7月辞职。”

事实上,短短三个月内,五矿稀土高层已经离职了四位,这其中包括董事长、董事、总经理和董秘,均是五矿稀土核心层的管理级人物。

根据公司2013年年报显示,公司共生产稀土氧化物3569.8吨,实现营业收入17亿元,同比下降57.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2.2亿元,同比下降20.5%。

数据显示,今年2月8日,五矿稀土收盘价格为20.61元/股,相对于8.48元/股的定增发行价格来说,每股已经盈利12.13元,投资一年时间,投资回报率达143%,魏建中、刘志丰、刘丰生三人当前已累计获利近10亿元。

不过,公司方面并未发布有关股东减持的相关公告,而记者随后试图与公司方面就上述自然人抛售解禁股票等相关问题取得联系,但截至发稿前,并未获得公司的回复。

而从最新的中期预告来看,五矿稀土的半年报仍然不乐观。预告显示,公司预计2014年1-6月公司亏损4000万元-4500万元。上年同期,公司盈利1017.55万元。

但是,就在公司中报预亏,股票大幅抛售的双重作用下,公司股价非但丝毫未受影响,反倒一路飘红。盘点整个上周的走势来看,股票成交量于上周五创下了年内的新高,周涨幅达到了21.36%。

“这极有可能是游资一方面在利用大宗交易大量扫货,另一方面通过二级市场拉高出货而获利。”一位券商分析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实际上,上周五矿稀土的成交量高达1.45亿股,远超大宗交易中所牵涉到的7191万股,“如果真的是游资在操作,那上周如此高的成交量就足以让游资从容获利离开。”上述分析师说。“另外,这些成交价格大多都折价5%,也给了游资大量获利的空间。”

广州回收废铜

奇颜玉静

艾默生精密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