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雪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扫雪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中国股市会套牢巴菲特

发布时间:2020-10-17 00:54:50 阅读: 来源:扫雪板厂家

中国股市会套牢巴菲特

国内对药驾造成交通事故的研究较少,多数人并不清楚,服用某些药物后驾车存在严重安全隐患。  大家都知道,这喝了酒开车会出事,殊不知,有时候吃了药开车也会出事。全国政协委员雷后兴提出,服用某些药物如解热镇痛药、抗高血压药等再开车,会对正常驾驶产生影响,其危险程度堪比酒驾,但全国众多的驾驶人员对此全然不知,包括公交、出租和长途客车等司机,给马路安全带来了极大的隐患。就此,其建议,将禁止“药驾”写入《道路交通安全法》。  雷后兴说,在日渐增多的交通事故中,相当部分与机动车驾驶员服用某些药品后产生副作用有关。国外的一项调查显示,在因交通事故死亡的人群中,有两成是因为“药驾”造成的。目前,随着国家对“酒驾”的治理,“喝酒不开车”意识已深入人心,却少有人有“吃药不开车”的概念。雷后兴说,国内对药驾造成交通事故的研究较少,多数人并不清楚,服用某些药物后驾车存在严重安全隐患。  事实上“药驾”危险程度堪比“酒驾”。“最常用的感冒药也易出现嗜睡、眩晕等症状,从而引发车祸”,雷后兴说,世界卫生组织的分类和医学临床实验表明:抗组胺药物、抗抑郁药物、镇静催眠药、解热镇痛药、抗高血压药、抗心绞痛类药、降糖药等7大类药物会对驾驶产生影响,服用药物2小时内不能开车,最好5小时内不要驾驶机动车。一些中药、保健品等对驾车也有相同的副作用。  上述这些药物服用后可使驾驶者反应、协调能力下降,无法正常进行刹车、挂挡、转动方向盘等操作:有的会造成注意力分散,不能正常接受灯光刺激反应,甚至不能正确分辨道路上的行驶线、斑马线、岔路口等交通标志,极易导致判断失误等。  中国股市会套牢巴菲特  我是委员  我是贺强  从“赚老百姓的钱给老百姓发钱”的现实悖论,转至利用上市公司形成的利润源泉来分红,实现从投机型股市到投资型股市的转变。  “中国股市投机性太大,出不了巴菲特!”近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贺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今国人金融意识和理念出现错位,都想到股市里捞钱,而中国股市却并非健康的投资型股市,未能依靠上市公司的盈利来分配红利,导致不少股民的钱打水漂,“就算巴菲特来也会被套牢!”  贺强表示,一个健康的股市,应依靠上市公司的业绩,由其创造利润,来让股民获得回报,这才规范。但现实中,中国股市却并非如此。贺强建议,上市公司有法定责任进行分红,应将此提高到法律的高度,这样上市公司才会重视公司效益。从而,从“赚老百姓的钱给老百姓发钱”的现实悖论,转至利用上市公司形成的利润源泉来分红,实现从投机型股市到投资型股市的转变。“这样,养老金、住房公积金等长期资金入市,也更有保障。”贺强说。  贺强向记者表示,他今年还带来了一个移动智能终端系统的提案,建议启动对国外移动智能终端操作系统产业的反垄断调查。  “这个系统涉及到国家信息安全,如果国外相关企业通过数据挖掘等技术,对存储在其服务器上的海量中国用户数据进行综合分析,很容易获取我国敏感信息和数据。”就此,贺强提出,能给予优惠政策大力扶持我国自主移动智能终端操作系统产业,鼓励国内手机制造商采用自主研发的云端操作系统,同时启动国外移动智能终端操作系统在华的反垄断调查,并对安装有国外移动智能终端操作系统的手机入网加大安全审查力度。  优化地方税系体系  解决基层“缺钱”  我是委员  我是林树森  尽快按照市场经济发展的要求,构建公平合理的税系制度,做到地方政府事权和财权的统一,为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保障。  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港澳台侨委员会副主任、原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在谈到构建地方税系的问题时指出,目前的地方税系制度还是计划经济的思维,中央将税收分到省里,省里再各自制定对市、县、乡镇的财政政策,“31个省(市区)31个模式,结果到了基层就变得分得很少,没钱”。他建议,尽快按照市场经济发展的要求,构建公平合理的税系制度,做到地方政府事权和财权的统一,为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保障。  林树森说,按照我国目前实行的分税政策,是中央和省里分税,中央占大头,但中央只分到省一级,然后各省制定省对地市,地市(制定)对县,县(制定)对乡镇的财政政策,所以全国的财政政策是“31个省(市区)31个模式,没有统一标准”。如此一来,“省里参照中央的模式,省跟地市分(税),省里占大头,地市跟县里分(税),地市拿大头,县里跟乡镇分(税),县里也拿大头,结果到了基层,(钱)就分得很少,就没钱。”  我国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推出分税制改革方案以扭转中央政府囊中羞涩的问题。林树森指出,按照当年的设想,分税制后中央政府收取税收的60%,地方政府40%,中央再通过转移支付将税收返还给地方,经转移后,中央开支占全国财政开支40%,地方60%,即“四六和倒四六”。但是财政部的报告显示,去年全国财政收入是11.72万亿元,其中中央财政收入5.61万亿,不到一半;在支出方面,中央支出1.87万亿,地方在中央转移支付后的支出是10.69万亿,大大地超过了60%。  林树森说,关于财税体制改革的要求屡次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却始终没有实质性的行动,还是计划经济时代的思维。他认为,财税改革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是,税种的设置跟划分应该考虑到地市、县、乡镇,考虑地方事权和财力的统一,“什么税种是中央的,什么是地方的,比例怎么分,应该清晰明确”。他呼吁,尽快构建有利于结构优化调整、社会公平的地方税系体系,促进公平合理,解决基层“没钱、缺钱”的实际问题。

ib课程体系

ib课程有哪些

ap课程辅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