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雪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扫雪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测谎仪究竟是高科技还是迷信

发布时间:2020-02-11 05:23:17 阅读: 来源:扫雪板厂家

美国边防站使用的高科技测谎机

北京时间1月29日消息,《连线》杂志网络版近日刊载文章,介绍了美国边防站所使用的最新测谎设备,这种设备综合了22英寸LCD显示屏、19英寸触摸显示屏、RFID扫描器、HD高清视频摄像头和指纹扫描器等技术,能更加有效和准确地鉴别撒谎者,帮助边防官员防范恐怖主义活动。

以下是这篇文章的主要内容:

在冬季的一个早上,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局长阿兰·贝尔辛抵达了亚利桑那州诺加莱斯的这个美国边防站,他的表情专注而凝重。

他在破晓前就已经起床,这一刻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在说,他宁愿到任何其他地方去,而不是呆在这里。在楼下的移民通道中,成群结队的皮卡和SUV正在从墨西哥缓慢推进,尾灯在连绵不断的毛毛雨中闪亮着。贝尔辛来得有些晚了,而且看起来他没有什么心情对自动心理生理评估技术的最新发展水平进行评价。在DeConcini入境港一个狭窄的后勤办公室里,靠墙放着一个灰色的金属箱,其尺寸和形状与自动取款机相似,上面有两个闪烁着柔光的视频监控器,一个在上,一个在下。

贝尔辛是一位富有自信的官员,他是一位罗兹学者,曾与比尔·克林顿一起在牛津大学进行研究工作。他走近这台机器,然后下方的监控器显示出一个特大号红色按钮的图标,上方的显示屏则显示出一个线条流畅的、由计算机生成的年轻男子的头部和肩部,这个“男子”会眨动眼睛,偶尔会出现轻微的电子震动。他看起来有二十多岁,拥有一头看起来不那么真实的、浓密繁茂的蓝色头发,梳着一个大背头。这台机器被称作“Embodied Avatar”,是一种最新软件的实体化仪器,这种软件旨在帮助保卫美国边境,交付被其创造者称为“非侵入性可信性评估”的服务——将不诚实的旅客与诚实的旅客区分开来。也就是说,这种新型的“超级麦克斯”是一台测谎仪。

贝尔辛拍了一下红色按钮,开始进行测试。然后,显示屏中的男子用一种和蔼可亲的美国中西部地区的口音问了贝尔辛一系列问题。

“你是美利坚合众国的公民吗?”

“是的。”贝尔辛说道。

“过去五年时间里,你曾访问过任何海外国家吗?”

“是的。”

“你住在自己申请表中所填写的住址吗?”

“是的。”

在面谈结束时,贝尔辛转向房间里的其他人——他的随从是来自于加拿大边境机构的一个代表团,此外还有一些工程师,他们正在焦虑不安地关注自己所发明的这种仪器正在接受的最关键的一次测试。一名技术人员向贝尔辛作出了解释,来说明这台形似自动取款机的仪器如何对他作出的回应进行即时分析,分析结果会显示在一个装在橡皮套的iPad中,按风险类别进行分类:绿色、黄色和红色。在这一过程中,贝尔辛脸上那种几乎难以压制的厌倦感一直都没有解冻。

但随后这名技术人员指出,贝尔辛的一个答案被标记为红色:这台仪器对其住址感到怀疑。贝尔辛承认,他在通常情况下称为自己家的地方实际上并非他所居住的地方;当他在回答这个问题时,他心里所想到的是其他地方——他在华盛顿特区有一个工作寓所,但当然他的家还是像他说的那样在圣地亚哥。来自于加拿大的贝尔辛同行此时插话,脸上带着一种质问者的微笑:“你有律师吗?”

随后,管理Embodied Avatar项目的电脑工程师杰·努纳美克也低声窃笑道:“我不认为它原本能做到更好。”他说道。在短短几个小时中,显示屏里的那个年轻男子对许多入境者进行了测试,意味着美国政府最先进的电脑控制测谎设备的第一次现场测试已经开始。

自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袭击事件以来,美国联邦机构已经投入了数亿美元资金开展了研究工作,旨在测试通过美国机场和边境通道的旅客的欺诈行为,希望能抓到恐怖分子。据一名机场行业协会的代表所说的那样,安全专家已经被训练出来——技术也经被设计发明出来——来鉴别“坏人,而不只是危险物品”。但是,对所有这种投资以及此前数十年的研究工作而言,研究人员一直都面临着一个意义深远的科学问题:怎样才能判断某个人是否在说谎?

这个问题如此复杂,以至于没人——包括开发机器设备来做这件事情的工程师和心理学家在内——能肯定是否任何技术是行得通的。“这在某种程度上符合我们的司法正义概念,即说谎者无法真正做了坏事却不会受到惩罚。”纽约市立大学约翰杰伊司法学院的社会心理学家玛利亚·哈特维斯说道,她最近与其他人一起撰写了一份有关机场和边境通道测谎措施的报告。正如哈特维斯所说的那样,问题在于所有科学都指出,人真的非常善于说谎,想要准确判断出人们正在撒谎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事实上,我们大多数人经常都会撒谎——从彻底的骗局到为了让生活变得更加顺畅的小小谎言。“我看过的一些最后的研究报告显示,我们每24个小时最多会撒10次谎。”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审问人员、现为商界测谎技术销售公司QVerity的首席执行官菲尔·休斯顿说道。“一些有关大学生的研究报告则显示,人们撒谎的次数可能还要比这多出一两倍。我们会大量地撒谎。”从统计学上来说,人们只能在大约54%的时间里判断出某人是否在说真话,这种几率几乎只是比抛硬币做判断略高一点而已。

数千年以来,人们为测试谎言而作出的尝试一直都依赖于一种观点,即说谎者的身体行为会背叛他们的真实想法。但即使是在经过长达一个世纪的科学研究工作以后,这种基本假定也从来都没有得到最终验证。“无论是从心理学还是从生理学的角度而言,我们从基本层次上来说对骗术都所知甚少。”前国防部测谎仪操作人员、现为专业致力于骗术研究的博伊西州立大学心理学家的查尔斯·宏茨说道。“如果你看看测谎文学,那么就会发现没有什么东西能将其绑在一起,原因是在这方面没有一种基本理论。”

虽然痴迷于解决欺骗问题,但政府机构对于向基本研究这样抽象的活动进行投资不感兴趣。“他们想要做的是购买硬件。”宏茨说道。但是,如果不了解说谎行为的技术性细节,那么任何想要制造一种测谎设备的尝试都注定将会失败。“那就像是尝试制造一枚原子弹,却不知道原子的理论。”宏茨说道。

以测谎机为例,这种机器今天赖以运作的基本原则与1921年时毫无二致:提供有关生命特征的连续记录,包括血压、心率和流汗等。但是,几乎自测谎机刚刚问世以来,其有效性就一直都面临质疑。测谎机是记录受测者生命特征的变化,虽然这些特征可能会表明受测对象正在撒谎——想要撒谎掩饰什么事情会给人带来心理压力——但同时也可能是愤怒、恐惧甚至是性冲动的特征。“从本质上来说,那并非欺骗行为。”努纳美克在亚利桑那大学的研究伙伴朱迪·伯贡说道。“但那种微小的差别会在混乱中被漏掉。”

美国陆军在1951年成立了一所测谎机学校,随后政府推出了这种机器,作为筛选雇员的工具。事实上,据某些专家说道,测谎机能在90%以上的时间里正确探测到欺骗行为——即使是按照定义最严格的标准来衡量也是如此。“如果你只是针对一个问题进行测谎,而受测者知道他们自己是否射杀了某个人,”宏茨说道,“那么测谎机能有很好的表现。”像休斯顿那样富有经验的测谎机操作人员会谨慎地指出,这种机器要靠操作人员的技巧才能得出准确的结果——提出合适的问题,知道何时应加大压力、何时只是拿出测谎机来就能恐吓嫌疑人讲出事实的经验,诸如此类。如果没有这种经验,那么测谎机就只不过是像香蕉警棍或老虎钳那样的“测谎器”罢了。

在很多年时间里,贝尔辛一直都在避易就难地收集语言资料,采写测谎面谈活动的记录,以人工方式对其进行标记;而与此相比,对身体活动进行分析则更加艰辛。受过训练的编码员会观看数百个小时的实验对象视频,用纸笔记下他们所看到的每个线索——哪怕只是眨一次眼,或是一个小小的微笑。有个研究项目涉及300次录像面谈活动,编码员花了三年时间才完成他们的工作。

到最后,努纳美克和贝尔辛相信没有哪种单一技术能解决测谎问题。“没有什么‘银色子弹’答案——这是所有人都希望的。”努纳美克说道。但两人知道,电脑能探测他们已经鉴别到的特征。研究人员决定,把尽可能多的传感器组合到一个测谎工具箱里。通过监控数百种心理生理学、语言学和口头线索,他们想象中的机器将可准确判别最圆滑的骗子。

最早对努纳美克和贝尔辛的工作感兴趣的政府机构之一是美国国土安全部。国土安全部为诺加莱斯边防站的早期数据收集工作进行了投资,研究人员在这个项目中对旅客进行录像,然后将其语言和身体线索与海关官员对他们的评估方式进行对比。但是,国土安全部的科技指挥部认为,哪怕测谎机能准确地运作,也不足以防范恐怖主义活动;他们不只是希望知道有人在撒谎,而是想要寻找撒谎者计划做坏事的迹象。因此,在努纳美克和贝尔辛完成在诺加莱斯的现场测试工作以前,国土安全部要求他们放弃这个项目,转而研究情绪、身体迹象和坏事之间的关系——特别是整合美国心理学家保罗·艾克曼的微表情理论。

但是,努纳美克和贝尔辛不想放弃自己的现场工作,也不想要把重点放在微表情上。“艾克曼的理论没有很多科学证据做支持。”努纳美克说道。项目的管理者撤回了资金,据努纳美克称,其原因在于他不愿转移自身工作的重点。

在国土安全部那里遭遇挫败以后,努纳美克和贝尔辛继续向前推进这个项目,他们从五角大楼和其他政府机构那里赢得了新的资金。举例来说,海关与边境保护局想要帮助负担过重的海关官员对排队入境的移民者进行筛选,因此两人决定将其测谎工具箱与其他欺骗行为研究人员的一个想法结合起来,那就是由电脑生成的质问者。

与人类质问者相比,“阿凡达”式的质问者有很多优势——后者会始终如一、不知疲倦、不会受到派别或贿赂行为的影响。在电脑版本的质问者中,一个早期的版本是个看起来气势汹汹的“光头佬”,绰号为“Scary Guy”。另一方面,拉斯维加斯的赌场对自己的欺骗行为研究工作进行了投资,并取得了更多的成功。

虽然经历了很多失败,但努纳美克和贝尔辛仍旧认为有些工具很有潜力。亚利桑那州大学毕业生亚伦·埃尔金发现,他们所开发的Nemesysco软件确实能在重音和欺骗行为之间找到相关性,因此他就写了自己的算法来做同样的事情——对犹豫、语速和语调的变化以及口头错误等线索进行衡量。

时至今日,仅仅通过三个传感器,测谎机就能收集最多50种心理生理学和声音欺骗的线索:一个麦克风会收集声音信息;一个高清视频摄像头会捕捉身体运动——举例来说,说谎者的身体突然僵硬等;红外摄像机会监控瞳孔扩张和注视模式。研究团队所进行的最成功的一些实验则证明,眼神闪烁与欺骗行为具有相关性:比如说,在对伪造文件的图片进行检测时,目标对象经常都不会情不自禁地多次观看他们伪造的细节。

诺加莱斯的现场测试工作旨在揭示只能在日常使用中才会显示出来的局限性,这种测试已经促使这种形似自动取款机的测谎机器有了进一步的修改。时至今日,这种机器已经能使用英语和西班牙语两种语言,新的实验室版本拥有一个能收集眼球数据的摄像头,无论受测者的身高如何都可以。如果测谎机发现一名旅客可能存在欺骗行为,那么这个人就会被海关官员进行进一步质询;如果旅客没有触发警报,那么测谎机就会允许他们通行。

中山注册公司办理

广州注册公司代理公司

深圳代理记账兼职

深圳代理记账公司注册

深圳筹划税务网站

广州注册公司章程

工作签证移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