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雪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扫雪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马英九与台湾媒体茶叙问答主要内容图片

发布时间:2020-01-14 18:22:01 阅读: 来源:扫雪板厂家

马英九与台湾媒体茶叙问答(主要内容)

台海网5月24日讯 马英九“总统”5月22日下午偕同“副总统”萧万长在“总统府”与台湾媒体茶叙,以下为马英九致词及问答主要内容。

马英九开场致词:

今天是我们就职之后第一次举行与“国内”媒体茶叙,各位都知道昨天我们跟外国媒体进行茶叙,尽管我们与“国内”媒体见面机会比较多,不过大家好像觉得与竞选的时候相比差得蛮多的,这点真的不能怪我,因为职责使然,但无论如何,我们希望在就任伊始能够跟大家就关心的问题交换意见,因为时间非常宝贵,我就不多谈,让大家多提出各位关心的问题,我一定尽我所能给各位提供答案。

问答主要内容:

问:在一开始我们先从两岸与“外交”关系出发,请教一下,大陆国台办主任陈云林今天上午(5月22日)是以书面的方式回应了您的就职演说,请问您认为他的回应是善意的吗?在现在两岸融冰的气氛之下,吴主席也即将前往大陆访问,台方也希望在七月达成两岸包机直航的目标。另外在金援“外交”的部分,您前天才上任,结果您昨天就遇到“友邦”甘比亚(冈比亚)当面向您要求金援,这是一个“外交”现实的问题,而且未来势必不会只有一个“友邦”提出这样的要求,您认为就您现在作为“总统”,您的立场会接受这样的要求吗?您认为以目前台湾的困境,你觉得台湾可以说“不”吗?        马英九:首先关于国台办陈云林先生对于我就职演说的回应,我想基本上应该是善意的,我们希望透过双方能够建立互信的过程,开始恢复协商,并且把双方关心的议题尽快地提上协商的日程表中,因为海峡两岸在过去八年当中,双方的关系可以用“停滞不前”四个字来形容,进展非常的有限,所以我们觉得这是一个历史的契机,大家应该非常认真地把它把握住,共同为两岸人民的福祉来努力。      其次有关国民党的吴主席准备访问中国大陆,我们确实乐观其成,主要是希望在两岸复谈的前后能够有更多有帮助的力量,让复谈的过程更为顺利。吴主席多次的表明,将来中国国民党跟中国共产党之间的沟通管道,是属于一种辅助性的性质,我们透过海基会、海协会,还是最主要的管道,两会所作的决定,对双方也才有拘束力,但是维持一个第二轨道,应该是可以弥补两会管道可能出现的不足之处,所以我们基本上是乐观其成的。        有关“友邦”的金援,我们看到在野党对我们接见外宾时候的方式有一些批评,其实在国际“外交”场合,接见外宾或者我们到“国外”去拜会该国重要人物的时候,往往是带着“国内”长官甚至于是元首的信件来,这是十分常见的事情,当我们接到的时候,应该赶快把它打开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的讯息,然后可以藉着带信的访客,把讯息传回去,我觉得这才是一种礼貌,如果你接了信以后交给了秘书,对方一定会觉得很失望,觉得你好像不重视的样子,所以我觉得我们这样处理,完全没有违反国际的礼仪,反而是表示对他们的一种重视,至于说“友邦”对于援助的事项表达关心,在我们来看应该也是很常见的,现在你看到的是某一国到台湾来,那我们到别的国家去偶尔也会有这样的情况,所以我倒觉得不必因为这件事情而感觉到好像有什么特殊的情形,在两国交往的过程当中,这些都是很常见的现象。

问:您刚才提到礼仪的部分,就是您这几天在接见外宾的时候,“国人同胞”注意到您一开始第一天的时候比较频繁地使用英文直接晤谈,这个部分大家说是不符合礼仪的,应该要经由翻译官来翻译。今天我看到您至少使用了西班牙语、法语及英语去寒暄,寒暄之后您坐下来跟“友邦”的代表正式谈话的时候就讲中文了,这部分是不是可以跟“国人朋友”解释一下,往后是不是会这样办理,就是不会再亲自的传达,而会透过翻译?

马英九:这个问题在我们就任之前,“总统府”与“外交部”就向我提过,他们说碰到外宾先讲三分钟的中文,让媒体能够便于报导,所以那天我跟外宾特别就这一点加以说明,因为如果外宾是从英语系的国家来,我们当然还是可以跟他讲国语,然后经由翻译,不过时间就要加倍,如果说时间很充裕、宾客很少,就无所谓,可是如果说在高铁上,或者像今天一次接见八个至十个团体,如果要这样慢慢的翻译的话,时间上是赶不及的,尤其是来参加就职典礼的贵宾,安排访问的时间大概都只有20分钟,所以我们要珍惜时间,这就是为什么有的时候,要用双方共同熟悉的语言来沟通,像我们今天也有这种情况,有一些来自西班牙语系国家英语能力非常好的首长,如果我们硬是要一句一句这样翻译的话,时间会浪费非常多,有的时候反而不能够很清楚的达意。

所以,以今天台湾的这种“外交”情况,我觉得务实是最重要的,你争取到最多的时间达成最大的任务,这才是最重要的。我记得在“民国”40年代,“中华民国”还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时候,我们驻联合国的代表叫做蒋廷黻,他是一位著名的历史学家,原是(台湾)清华大学的教授,身为“中华民国”是常任理事国之一、世界五强之一,他在联大演说也是用英文演讲,当时“国内”也有“立委”表示不满,并觉得这样有失“国格”,什么原因呢?因为蒋先生他是湖南人,我记得是邵阳还是哪里人,他国语讲得非常不好,而且讲的土话连湖南人都不见得听得懂,可是他英文非常好,所以他用英文讲不需要翻译,每个人都听得懂,在那个情况下,身为安全理事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的“中华民国”代表,用英文演讲,这例子也说明了在一个“外交”的场合,国家的尊严当然很重要,但是像这种语言的选择,其实只是一个工具,倒不必过度的加以强调。

但是我们之所以开始先用中文讲三分钟,主要是要让媒体知道我们大概会谈些什么东西,让媒体有个画面,否则的话,全部讲英文也许实况播出的,不见得每一位观众都看得懂,所以我以后还是会采取这种方式。我讲这些话并不是要刻意规避媒体,并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说要让媒体知道我们在讲什么,媒体离开以后也许我们还是用中文,因为我们没有共通的语言,但是有时候我觉得不要排除用共通的语言来沟通。我记得从昨天到今天有好几位从中南美洲来的访宾,英文能力都非常好,后来发现后半段用英语沟通,效果非常好,大家也都觉得非常好,因为英语也不是他本国的语言,所以也没有所谓尊严的问题,大家都用一种共通的语言来沟通。我觉得我们今天台湾“外交”的情况,讲老实话是有很多困难的时候,只要在不损及“国家尊严”的情况下,用最务实的方式来沟通,我觉得会是最好的方式。

问:您曾经再三强调过,只有文化可以让一个国家伟大,您立志要做一个“文化总统”,无论是您在竞选期间还是当选后,您都再三强调,我想这不会只是单纯的增加文化预算而已,我想趁着今天这个机会,来请教“总统”,我相信您一定有一个更大的愿景,您要不要藉着这个机会向“全国”民众谈一谈,您打算怎么样做一个“文化总统”?

马英九:我想我在我的文化白皮书里面,把我们要做的事都罗列在里面,这些是有一部份目前文建会也正在做,但是我们提出来很多构想,譬如说我们要设立“台湾会馆”,在全球各地来行销台湾的文化,又譬如说我们希望设一个“台湾奖”,实际性质上应该像诺贝尔奖,但是是以文化为主的,范围可以扩及到全球的华人。各位也许知道、也许不知道,我在十多年前就曾经由我个人发起举办“世华声乐大赛”,一共办了五届,前两届是在罗马举办,后面三届在台北举办,我当台北市长的时候还继续推动,我发起的时候是以我个人发起的,但是寻求中央各部门的协助,我自己先捐一千美金,然后后来找了大概两三万就办起来了。

像这一类的活动,我发现在欧洲学声乐的台湾学生,都没有这样的一种机会,我们希望把这个奖项,变成学声乐的学生像龙门一样的,如果你超过这个的话,你就能够达到一定的水准,而且不限于只有台湾而已,全球都可以。我们第一届在罗马办,得奖的徐林强七月得奖,当场就有罗马的歌剧院跟他签约,十月份就在罗马唱,换句话说,非常的受到重视,我想这一类的活动应该多做,那个唱的是歌剧,包括国语、闽南语的民谣也都可以的,而且我觉得效果不错,像这一类的活动我觉得我们应该多多举办。

不过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要把文化跟教育结合起来,让文化欣赏的人口,从很小就开始培养,这是我在离开台北市之前,特别办了一个叫做“育艺深远”的活动,让台北市的小学生,每一个在毕业之前,都能够听一次交响乐团的演奏、听一次国乐团的演奏,并且到台北美术馆去接受一次的导览,让他们用实际的体验,来瞭解音乐与美术,这样的效果非常好,一年下来可以有将近8、9万的小学生能够受到这样的服务,像这一类的活动我希望将来也能够推广到“全国”,这个活动是当时的文化局长廖贤浩跟我建议的,他说:“市长,你鼓励小学生游泳,要会游15公尺才能够毕业,为什么不要求小学生也要瞭解国乐、西乐与美术?有些问题是很有趣的,譬如国乐的交响乐团,用的大提琴是西乐的,国乐乐器里面没有这种东西,为什么?”

像许多这种有趣的问题,让孩子们能够很早就接触,我觉得这样的构想很好,所以我们一直在推动,我觉得这个是我们想做的。其他的像您刚刚讲的,增加文化预算,最主要是对文化团体,你看像这一次云门舞集遭遇到火灾,中间有很多的辛酸不足为外人道,很多表演团体,像屏风话剧团、赖声川的表演团体,他们现在大部分的活动都到大陆去了,他们在大陆很受欢迎,那天(林)怀民就跟我讲,再这样五年下来,他们就会变成大陆的艺术团体了,为什么呢?就是因为台湾在这方面做得太少,所以我们将来对于这些文化团体,因为文化活动不能光靠政府来做,你要靠这些团体,而团体来讲有的时候不见得每个都那么赚钱,所以政府要提供补助。

简单的讲,我的理念是这样子的,我在台北市的时候,常常说“工程可以使一个城市变大,只有文化才能使一个城市变伟大”,一个是big、一个是great,这是很不一样的,另外一方面我也强调,在过去不论是台湾或者是大陆,文化多半是为政治服务,我们现在把它改过来,让政治与行政都为文化服务,把文化的格局撑开,让更多的资源投入,让文化界能够有更好的发展。

钱只是其中一个项目,另外就是我们的心态,所以这方面我跟新任的“文建会黄主委”也谈过,大家都有这方面的共识,同样的我也跟新任的“故宫博物院”周院长也谈过,也希望“故宫博物院”利用华人最骄傲的文化瑰宝,我们用故宫的文物一起来做这些工作,我跟“教育部郑部长”也谈过,所以这方面我们希望将来有更亮丽的表现出来,我们这次所挑选的“行政院长”,虽然是学化学出身,可是他本身也是一名小说家,写武侠小说,而且他也会写诗,他追他夫人的时候写下不少情诗,我觉得这很难得,一个科学家、而且是一个不错的科学教育家,还能有令人感动的人文情怀,所以对未来我们能够打造一个文化的“国度”,甚至于有一天我希望能够成为一个文化的“总统”,我是充满着期待。

问:我想请教两个问题。第一个,新政府上任第三天,不过今天“行政院”已经通过了,确定六月份的油价、七月份的电价将要恢复、解除冻涨机制,目前的估算,油价每公升是6.2到6.4元,电是0.5元,甚至天然气也紧接着要涨了,之前“总统”您也说过,民众的感受是很重要的,虽然“行政院”不断地告诉我们,不涨不行了,甚至是可能不一次涨足,未来的问题会更大,其实民众也都瞭解,可是第一,民众的薪资也好,或是扩大内需方案整个配套跟上的脚步,是跟不上涨价的幅度的,所以第一个,“总统”您要不要思考一下,有没有讨论的空间,这个是不是要一次涨足?另外,政府是不是有责任跟民众做更妥善、更详尽的解释说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因为从早上到下午,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基层民众的访问,有人说,选那个政府不是都一样,都是要涨,那我们的荷包谁来顾?还有,比方说消基会也说了,新政府如果罔顾民生,是不是也要提出一些质疑等等。所以针对这个部分,“总统”是不是可以跟我们说明一下,是否有更好的方案来跟民众作一些解释。另外,您上任到现在已经55个小时了,要不要跟我们说一下您的心情。

马英九:首先关于油电上涨,基本上已经由“行政院”在规划当中,今天院会应该已经讨论过了,预备要做了。基本上,这是一个无法不做、但是要做的话一定会挨骂的事情,但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不要因为怕挨骂就不做,因为如果让预期上涨的心理继续发展下去,情势可能更为不利,所以我们只能用我们所能用的最好方法,提出一个配套最完全的方式,让它的冲击能够变得相对地比较小,但是要做的还是要做。这过程难免会很痛苦,但如果不做的话,可能痛苦更久,所以说长痛不如短痛,我想这是一个基本的态度。在我们上任之前,刘“院长”已经跟我和萧“副总统”做过相关的简报,大家都承认,不做的话,情况会更糟,其实有些早就应该要做了,如果一直不做,一直拖到年底的话,中油、台电是不是能够撑得住,都是个非常大的问号。所以这个部分,我相信“行政院”会做好相关的说明,相关的解释,并且做好配套的措施。

另外你问到,我就任到现在55个小时,还是一样“临深履薄”,事实上我们感觉到就职典礼只是一个阶段,更重要的是作了宣示之后,怎么样能够兑现,至少我们让民众要感受到对未来感觉是有希望的、有信心的,这一点我们自己很有信心。

问:“总统”您好,想跟您请教台美关系的两封信。第一封是布什总统亲笔交给您的签名信,还有就是您也有交一封信给他,我知道在“外交”惯例上是不方便透露信的内容,但是在方向上,是不是台美关系有些好的互动在信的字里行间,可否跟我们讲述一下这个部分?另外一封是美国民主党几乎笃定要出线的总统候选人欧巴马(奥巴马),他在昨天也致函给您,谈到未来对台美中关系的看法,现在还在初选阶段,这是很不寻常的,因为民主党的候选人欧巴马对台美政策是一无所知的,可是他在这个时候忽然给了您这样一封信,您会不会非常讶异?您怎么样看待年底美国就要产生他们的新总统?

未来的台美关系不论是John McCain(麦凯恩)、或是在民主党是希拉里或欧巴马出线,您和他们的互动会不会影响到未来台美中的三边关系?第二个问题也和台美关系有一些关系,过去在陈“前总统”的时代,他一直把出访过境美国的规格及礼遇当成非常重要台美关系的指标,不晓得在您的规划上,如果您以后有机会出访,会不会也把这个看成一个非常重要的台美关系试温计?

马英九:首先关于我们跟美国的关系,我们确实收到了布希总统及欧巴马候选人的来信,我只能大概地跟各位报告,他们对萧“副总统”跟我的就职都给予非常热烈的庆贺,并且祝福我们有一个坚强有活力的民主。我觉得对美国人来讲,不光是从他们两人的信,这次美方的访客,他们对台湾情势发展感到欣慰跟乐观,欣慰是说,觉得未来的发展应该不会像过去那样颠颠簸簸,因为互信的不足而造成很多官式发展的阻碍,另外,更重要的一点,我们跟美国互信之外,两岸关系在我们主导之下,已经朝向一个和平发展的方向迈进,这点对美国来讲具有历史意义。

因为,各位可以想像,国、共双方跟美国打交道都已经超过六十年了,从来没有一个时刻,美国可以在国、共双方处于相对和平的状态,同时保持良好的关系。昨天我跟美国智库的访客也谈到,当年我们在美国的时候,1979年美国政府承认中共、建立外交关系,然后七任总统下来,政策没有变,三个公报和一个“台湾关系法”,为什么?因为这几样东西可以使美国同时跟东亚最重要的两个国家,中国大陆跟日本,保持友好的关系,而他们彼此之间,就是中国大陆跟日本,也保持友好的关系。在上一个世纪,50年代之前,中国跟日本在打仗,50年代以后,日本跟中国大陆也处于敌对状态,美国在其间的运作十分困难,所以大家都希望看到和平,可是和平何其不易!所以能够看到,至少在全世界最重要的,以前称为“火药库”、现在称为“燃点”(flashpoint),一个是朝鲜半岛,一个是台湾海峡,看到台湾海峡出现一线曙光,换言之,至少台湾方面不会在某些议题上采取一些挑衅的行动,我们提出的“不统、不独、不武”,符合各方的利益,因此受到各方的肯定,这一点是我刚讲到美方感到欣慰很重要的理由。

你刚提到,欧巴马现在是民主党的候选人,民主党到底谁出线,鹿死谁手,还在未定之天,实际上这也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去年萧“副总统”访美,那时是十月的时候,他就特别跟各个“总统”候选人主要的“外交”策士举行早餐会,分别向他们说明我们对美国、对大陆的政策,我们不知道谁会当选,但不论谁会当选,他们对台湾、对大陆的瞭解都应该要足够,才不会做出错误的判断,所以这样的接触应该是非常正常的、应该的。

我在这边要特别跟大家提一下,3月22日萧“副总统”和我当选的时候,我们就收到布什和欧巴马的贺函,布什的贺函提到台湾是“亚洲跟全世界民主的灯塔”,欧巴马提到台湾跟美国的关系特别用一个字“重开”(reopen),我们看过这封信的人都觉得,这个是行家写的。你们也可以去猜,谁是这个行家,因为他这次也来了。无论如何,我让大家瞭解,如果美国总统候选人他未来的“外交”策士,或者他未来的主要顾问,都能先跟我们有很好的沟通,这绝对可以保证未来双方的关系能够平顺的发展,我觉得是非常正面的。但不只是欧巴马,希拉蕊跟共和党的麦侃(麦凯恩)都有给我们来信祝贺,而且内容都不是很贫乏,我觉得这点是很值得我们欣慰的。因为他们知道,这一块他们要照顾好,万一没照顾好、出事的话,他们美国也承受不了,主要是有中国大陆的关系。他们重视,我觉得是好事,也是应该的事。

至于说提到过境“外交”,我们未来当然会要出访,这次来参加祝贺团的许多“友邦”元首、国王、或者是特使团的团长,都有邀请希望我们去。尤其在中南美,距离台湾很远,他们有的飞机要换两次才能到台湾,因此很希望藉由这些个人的出访来增进关系,这我们都会尽量配合“外交部”的安排,但是到目前为止,都还在安排中,所以没办法向各位报告现在要去哪里。但是有机会我们一定会愿意去,因为“外交”工作是“总统”、“副总统”非常重要的工作,同时,如果刚好过境某些国家,只要在这个国家许可的范围内,我们也愿意去进行一些适当的活动,让我们的旅行能够非常充实,但是我们一定会充分尊重地主国,在相关规范的范围内来从事。

问:第一个要追问之前的一个问题,陈云林今天有提出一些回应,但是他的回应除了有在九二共识下双方可以来谈之外,最重要的他还提到希望能在“和平统一”的前提下,那您之前有讲到这好像是一个善意的回应,但是否会抵触到您所提到的“不统不独不武”的状况?另外还有一个问题是一个比较软性的问题,因为就职到现在已经55个小时了。      马英九:首先关于你提到大陆方面提到的“和平统一”,至少这段期间以来,我比较少看到他们用这四个字,最近比较常看到他们用“和平发展”,各位都知道,在研究中国大陆的话,文字政治学非常重要,用语他们非常讲究,所以我们可以观察一下。

其次,有关“九二共识”,我想我们在就职演说中呈现得很清楚,我们在1992年确实有“一中各表”的共识,这个我们有当年11月3日海基会的去函、11月16日海协会的回函,这个都有文字资料的证据。现在我们谈“九二共识”,就是要“恢复协商、以九二共识为基础”,跟对方的说法基本上是若合符节,再加上胡锦涛先生最近三次的谈话,这些都构成了一个双方相当清楚的谅解,在这个基础上是可以的,因此我们期待,当海基会改组完成后,海协会也产生会长后,两会尽快开始协商。

另外你提到这两天行程很满会不会很累,人当然是会累的,但是我感到很高兴,这次我们来了很多好朋友,尤其是他们对台湾充满了友善,充满了期待,不论是在高铁的车上,或是在“国宴”的桌旁,都听得出来不是那种空泛的称道,而是给我们非常实质的鼓励,让我们感到很窝心,有一位,在此不讲名字,之前在台湾的美方官员就讲,真希望当年我在这里的时候是这样的一个政府,我们听了大家也只有会心的苦笑,就是说他们自己作为一个“外交”人员,希望看到这样一个环境,双方政府之间理念相通,然后也彼此知道分寸,运作起来就会有成果,这也是我们期待的,将来我们跟这些国家在这些方面有具体的成果。当然我们也知道我们不能过度的乐观,认为什么事情都会没问题,但是基本上我们认为,大环境呈现出可以审慎地乐观的情形。

问:请问“总统”先生,在5月26日国民党的吴主席就要访问大陆了,“总统”是否有托吴主席带什么样的讯息让大陆方面知道。“总统”也提到,两岸的领导人最近在两岸关系的拓展上面有很多高度的共识,这是很友善的一种表现,“总统”会不会邀请大陆的国家领导人胡锦涛来台访问?      马英九:吴主席到大陆访问,我们都明白表示乐观其成,后天我们会以茶会为他们饯行,我们主要是希望这次执政之后,第一次有执政党的主席到大陆去,如果再往前看的话,上一次中国国民党与中国共产党在一起把酒言欢,大概是抗战末期,这么长的时间,两个相互对抗、斗争乃至于厮杀的政党,能够坐下来握手言和,共同规划未来的和平发展,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过程。我们千万不要错过这中间的意义。我在就职演说中提到,我说以世界之大,中华民族智慧之高,我深信双方一定可以找到和平共荣之道。这不是一句空泛的用语,因为就职演说篇幅有限,我不便也没有空间再去引用孟子梁惠王篇,他答覆齐宣王的话,因为我过去常常引用,请各位自行参考,是孟子梁惠王下,事实上,我们古人都有这个智慧,为什么到了现在反而没有呢?因此我觉得,应该是可以能够找到两岸和平共荣的空间。

再来就是说,我会不会邀请大陆的领导人物到台湾来,我一再觉得,这应该是最后的阶段,我们刚刚才开始融冰,我觉得在程序上,这应该不是最优先的项目,等到水到以后再渠成,而不是要揠苗助长,我们深刻体会到,就像萧“副总统”说的,融冰融太快也不好,万一发生洪水怎么办?所以我想我们一步步地走,走得稳比走得快更有意义。

问:想请教“总统”一个比较轻松的问题, 520当天“总统”是全台湾民众的一个焦点,但除了“总统”之外,在520就职当天,夫人也是全台湾人民的焦点,知道“总统”一直以来都不喜欢打分数,但可不可以请“总统”和大家讲一下,夫人具有“第一夫人”身分也已经55个小时了,“总统”如何给夫人一个评语?第二个问题,昨天下午夫人已经返回她的工作岗位,在夫人的工作方面,“总统”是否给予全力的支持?

马英九:您说这问题很轻松,我看未必呀!不是我要不要打分数,是敢不敢打分数。基本上,我们都努力扮演好我们应该扮演的角色,因为身为“总统”、身为“总统”的妻子,都有一定的角色要扮演,因此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

她的工作我在很早阶段就向各位说明过,她自己学法律,我也学法律,我们请教过很多法律专家,都认为说没有需要利益回避的地方,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她所服务的单位兆丰银行,不是兆丰金控,希望各位报导的时候能够正确,兆丰银行也特别曾经函请主管机关来解释,到底有没有任何涉及可能违反利益回避法的地方,到目前为止主管机关都还没有正式的答覆,因为我太太到目前还等不到这个结果,她就在我们就职之前,向她服务的兆丰银行提出退休的申请,到目前为止,兆丰银行也还没有作决定,他们也许还在等候主管机关的答覆,这是内人目前工作处理的相关情况,特别藉这个机会向大家说明。

问:持续刚刚比较轻松的问题,如果银行真的希望夫人可以辞工作的话,“总统”希望夫人辞吗?另外,夫人当天的表现外界评论可圈可点,夫人穿裙子现身也是外界关注的焦点,这是谁出的点子?是“总统”建议的吗?未来会不会也希望夫人出席各种场合也穿裙装现身会比较好一点?夫人这次为了“总统”特别请假了1.5天,“总统”有无和夫人说“您辛苦了”?还有,520这是您的大日子,不只是国家的大日子,两位女儿为何没有回来一起祝贺?有无透过电话或其他的方式和“总统”表达?此外,辞退了府内厨师是有什么样的考量吗?

马英九:刚才我也说明过,内人对于她工作的安排,因为她一方面不希望给她的工作单位带来困扰,二方面如果工作单位同意让她退休,她也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来从事公益,她过去一直是敦安基金会的董事,每年都捐钱,也从事实际上志工的工作,如果将来不在银行工作的话,当然时间会更多,基本上是她自己的一个安排,最后还是要等她服务单位作出是不是同意她退休的决定。

其次,她的服装凭良心讲,我真的不内行,我也不敢乱讲话,以免发生不测。当然我有和她说她真的很辛苦,其实她辛苦也不是最近,她辛苦的是我们孩子成长的十多年,大部分的教养工作都是她在做,我因为这样的关系才没有后顾之忧,这一点我是感念在心。

至于说“总统府”厨子的问题,因为我过去在“总统府”服务过7年,每天几乎都是在餐厅吃饭,有时候亲自去,有时候请人打上来,我那时觉得没有再雇一个厨子的必要,而且我吃东西也吃得很简单,但我后来发现现在“总统府”没有餐厅了,只卖一些简餐,不过我觉得“总统府”附近,卖吃的地方很多,如果每天去不同的地方买,要把它全部吃完一次恐怕都要半年吧!我觉得那反而更有趣,所以我们觉得,倒不一定要有一个厨子,这样的话也可以省掉很多公帑,因为请一个人是蛮贵的,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没有剥夺任何的工作机会,我只是觉得每一位公务员都有宣誓,“不浪费公帑、不滥用人员,谨誓”,我是把那些誓词都看得很认真,我们能够省就省,就像这次好几个地方都是这样做,包括焰火、交通各方面都是这样,我们希望作一些小小的正面示范。

问:想跟您请教几个有关经济的问题,台股这几天收盘的时候都是下跌的情形,股市也是经济的一部分,政府未来在股市方面有没有什么配套措施?另一方面,未来有没有计划开放陆资来台买股票刺激台湾股市?另外,在高雄“国宴”那天,您有鼓励外宾多多购物刺激经济,但新“内阁”当天又谢绝花篮,以致于“行政院”附近的店家都抱怨影响生意,请问“总统”对此有何想法?

马英九:股市的问题,我真的不内行,请副“总统”开示一下。      萧万长:对股市我一向最怕作评论,股市一方面代表经济短期起落的指标,另一方面也是投资者信心的讯号,但最重要还是要看基本面。台湾的股市现在一般外资的看法是相当乐观的,有几天的忽起忽落,都是跟着消息面在起落,而不是基本面在起落,如果从基本面来看,要做投资的话,我现在看到的资讯是大家都看好台湾股市。

马英九:另外您提到陆资入台的问题,我前两天也提到,基本上我们是欢迎的,当然我们欢迎的是所谓“投资设厂的投资”(green-field investment),而不是股市或短期、短线的炒作,包括房地产,我们基本上是持这种态度。我们也提到, 萧“副总统”4月13日在博鳌开会的时候,有举行有关台湾投资的座谈会,有点像招商说明会,大陆就表示愿意来台参加爱台12项建设的投资,这点我们都欢迎,尤其是爱台12项建设的部分。

至于说花篮,我觉得这有点误会,各位都知道,最开始的时候是有一位阁员他自己个人表示不收花篮,但我们从来没有把它订为一个政策,但后来外界有忧虑的时候,我还特别应“农委会”之请,在中央党部中山厅接受花农献花,而且补充说大家应该多享受台湾高水准的花卉。但因为送花不是首长可以决定的,是别人决定的,别人一看也许自己做了一些推论,这一点我们也没办法去左右,但是我们绝对没有禁止或鼓励,都没有,我们就让首长自己决定。

问:想请问“总统”两个问题,选后大家关注的是朝野和解与社会对话的工程,在你们就职的庆祝大会上,民进党是全数缺席,请问您往后要如何展开朝野和解的工程?另外,特侦组已经针对陈“总统”的“国务机要费”案函请“总统府”来看是否有些档案要解密,“总统”会如何处理?第二个就是中正纪念堂的争议,有社运团体建议是否能组成专门委员会,透过公民对话的过程来形成共识,“总统”赞成吗?“总统”会怎么做?

马英九:有关朝野和谐,我的就职演说就用了谢长廷先生的“和解共生”这句话,凭良心讲,我们也有邀请长廷兄、贞昌兄、还有蔡老师(蔡英文主席)来参加就职典礼,但他们都婉谢。蔡老师是说她要由谢主席来决定。与谢主席通了两天的电话都没办法接通,我特别请谢主席的秘书转达,因为谢主席在18日的晚上,也就是民进党党主席开票之后,他特别说到,他说他看到辜宽敏先生和蔡英文女士手牵着手走出来,他非常感动。当时我也告诉长廷兄的秘书,是不是也可以让“全国”的民众,后天看到谢长廷和马英九手牵着手上台,我说“全国”人民也都会感动。不过后来也一直都没联络上,但我自己一直感觉,我们之所以觉得台湾的民主越来越成熟,应该就表现在这些地方。

其次,您提到“国务机要费”的问题,我也看到报纸说特侦组有来函“总统府”,对于有关过去被列为机密的资料是否能解密,我到现在为止还没看到这个文,不知道来了没?(詹秘书长:昨天到,现在在签办中)我们也许要看到是哪些文件,再作判断是否能解密。

再来有关中正纪念堂的问题,我的态度从去年11月发生到现在是一贯的,我关切最重要的是2个层面,一个是法律的,一个是政治的,法律的层面是它是否经过合法程序,因为原来中正纪念堂的设立与管理都有一个特别的条例,这个条例的名称就叫中正纪念堂,假如你要改变的话,你不可能说法律不改,就用行政命令改变,这是违法的,既然是违法的,应该也没有效力。其次是政治或社会的,就是说要不要改是一个公共政策的议题,是可以讨论的,但一定要有社会的共识,而不是由少数人单独决定。

当我们原先是由这些角度去批评民进党的作法时,我们上台后,就不要再重蹈覆辙,也就是我们要由合法的方法及具有社会共识的手段来进行,决定要不要改。不瞒您说,我在最近这两个月和很多社运团体、中间人士都谈过,其实我发现我们的看法蛮相近的,上次我去拜访陈芳明老师也跟他谈过这个问题,这几个点如果能掌握住的话,它叫什么纪念堂、什么广场,其实没有太大的意见。当然我也说过,这绝对不是我们新政府最迫切的工作,我与郑“部长”的看法也非常相近,将来他会把至少这两块都能顾到的情况下,再来作必要的改变,所以我们希望这些议题不要成为主导舆论、报导的重点,这些东西一方面处理要谨慎,二方面如果是拿来当作政治操作的话,我们觉得是很不妥当的,所以我们不要再重演过去被我们所批判的事情,“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是这样的态度,所以我们一定会好好处理,请放心。

问: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还是要追问有关夫人请辞的事情,她申请退休是您建议她的吗?那您当初是不是也以利益回避的理由,希望马大姐辞去现有的职务?第二个问题是,在520之前,外界有很多传言,说“总统府”不愿意移交很多机密档案,那“总统府”办公室移交的也相当有限,这个移交的过程到现在为止已经3天了,到底顺不顺利?

马英九:第一个有关内人的问题,刚刚我其实已经说得差不多了,这也是她自己在办理的。至于说我大姊,她自己决定要这样做,我也尊重她这个决定。就像我的大舅子也辞职了,我们也尊重他的决定。至于说“总统府”在我就任之前是否处理过,不知道是焚毁还是用碎纸机碎掉很多档案,这个我们目前还不是那么清楚,但是我们当时也表示过,如果是不能这样处理的,而你把它焚毁或者销毁的话,那是有责任的,我们才刚上任,我会请詹秘书长去瞭解,到底有哪些资料或者不能被复印带走的,我们都会清查后再做处理。

问:现在正是报税阶段,油电又即将涨价,您的配套措施是什么?让大家想到竞选时您曾提到提高个人免税额,现在仍有考虑这方面吗?      马英九:有关赋税方面的改革,在元月31日所开的记者会当中是针对产业再造与赋税改革,我们确实有提出部分的主张,例如个人的免税额,原来是一个人,改为一家人;关于遗产税起征额由1300万提高到2600万,这都还是满零星的,当时我们最重要的宣示就是我们上任之后会立刻成立“赋税改革委员会”,对于我们的税制、税政作一个通盘的检讨,我们这样做的理由就是说,“中华民国”历史上有2次赋税改革委员会,一次在是1968年、第二次是1988年,现在刚好是2008年,都是20年,我们会这样做,刘“院长”也宣布在未来很快就会成立,我的瞭解它可能会成立在“行政院”,而不是“财政部”而已,由邱“副院长”召集,大家都知道邱“副院长”本身担任过“财政部长”、“中央银行副总裁”,经验非常丰富,所以这个部分会是我们未来半年的重点工作。

问:“总统”您非常期许成为全民“总统”,“国宴”也特地南下高雄,显现对南部的重视,不过现在还是存在南北差距,不论硬体或软体人才,而扁政府过去有“部会”南迁,您上任之后有没有这样的“计划”?另外“国土”重划的想法任内有可能落实吗?      马英九:“国宴”南下高雄,当然是希望能够让南台湾得到更多的重视,尤其是我们特别坐高铁、高捷,然后到爱河,也是希望大家把南部人、全台湾引以为傲的食物介绍给外宾,我们未来还会继续朝向这个方向努力,鼓励企业家到高雄投资,事实上也不只是高雄,大家知道“行政院”的扩大内需方案,这两天就要决定额度,也是希望朝这个方向,我们对于高雄地区,尤其是高科技发展,我们希望把设在台湾的总部,包括“资策会”、北部的“工研院”,将来能够设立分支的单位到高雄,配合当地高科技业者的发展,这部分我们都非常愿意做。此外,像高雄软体园区,其实我很早开始、在去年9月去的时候就曾经安排南港软体园区的世正公司经理下去,还有原来市府的吴慧美参事,帮助他们拉上线,现在很积极的在作规划当中,换句话说,我们很希望集中在北部的资源,能够透过制度化的努力,让南部能够分享,这样发展会比较平均。

至于要不要把“国都”迁到南部?我还是觉得这不是当前最迫切的工作,迁都的利弊见仁见智,但如果把时间都花在那些问题上,我觉得是很不智的,应该现在赶快就我们能够做的事情先做,就像各位看到“经建会陈主委”就说过,爱台12项建设明年1月1日开始,我们编好了预算就开始做,那么这半年做什么呢?这是我觉得最应该优先作的事情,有一些松绑、开放的措施,这半年不必要动预算就开始做的,好处是立竿见影,你一开放,人家就感觉得到,大家就有信心,但是要花大钱的东西,是要好好做好规划,不然的话就会浪费,或者变成一个蚊子馆,所以这方面我们有这样的分野。最后有关“国土”规划,我们看到陈添枝“主委”说过,将来爱台12项建设,就是要在这半年,有关“国土”规划的重新思考作完之后再来投资,这样子比较能够抓到重点,而且注意到区域的均衡,这部分当然不可能在半年之内就把行政区划改变,但至少要把这些构想放在我们的构想当中,因为这个问题已经延宕很多年,必须尽快让它启动。

美腿图片

浴室美女图片

高跟美腿